今朝啼鸟

无谓的迂回思考只会钝了剑。
若想取胜,就应该更简洁的看待宿命。

【阳月】危险关系(二)

旧文搬运,现学pa,第一次写现代题材时候的产物,文风幼稚无逻辑

千阳望月年龄差为三岁。

————————

站台的夜风灌进领口,司空望月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他想了想,翻出狐青澜的号码按下,心里猜测会不会直接回去了,想到这个可能性很大,一时感觉有些五味杂陈。

嘟了两声之后电话很快接通了,狐青澜温柔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月儿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来?是去接哥哥了吗?”

“司空千阳那家伙没回去?!”司空望月的音量忍不住提高了几个分贝。

“没大没小……千阳的电话打不通,要不然你先回来?我这边和……”

“不用给我和望月留饭了,我们在外面吃,晚点回去。”

司空望月正想说什么,只觉得手心一空,手机就已经被身后那人抽走。司空千阳和狐青澜简单说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顺手把手机揣进大衣兜里,低头的时候看到司空望月一脸的惊愕,忍不住笑了起来,捏了捏他发凉的指尖。

“等了多久?”

“你给我发消息开始……你去哪里了!电话也关机,你忍心把你弟弟一个未成年丢在车站这么久!”

“没电就自动关机了,你看我这不是找到你了吗,”司空千阳把围巾摘下在司空望月脖子上绕了几圈,把他口鼻都盖住,问他:“饿不饿,想吃什么?”

“火锅……”

围巾上是司空千阳常用的熏香的味道,司空望月笑他跟女孩子一样用香水,总是会被纠正是因为精神衰弱才会使用安眠的熏香。

有一点檀香的味道,也有丝丝缕缕梅花的冷香,夹杂了和肌肤相接触的温度,就好像唇齿所触碰到的,是司空千阳脖颈上白皙的皮肤。

司空望月吸了吸鼻子,活动了下被冷风吹地发僵的手指才想起来还有朵花在这里。没好气地往司空千阳怀里一推,瓮声瓮气地说:“送你的。”

“是约会之后的战利品吗?”

司空千阳隐在镜片之后的眼睛带了促狭的笑意,司空望月涨红了脸,感觉受了莫大的侮辱。

“才没有!”

“那就是特意送我的?”

司空千阳似乎对于他这样的反应感到非常愉悦,折掉了过长的花茎,小心插在大衣胸前的口袋里,露出雪色的花瓣。

“我很高兴。”

司空千阳轻轻拉着司空望月的手,指尖有意无意地碰了碰他的掌心。

“其实天气开始热起来了……你可以不用穿那么多……”

司空望月别别扭扭地回握过去,干燥而温暖的手掌,无端地令人安心。司空千阳“嗯”了一声,“S市那边比较冷,加上我也没带轻薄的衣服,这次回来顺便带过去。”

“这次在家里要待多久?”

“两三天。”

“我明天放假!我……我想……”

“好久不见,狸老大。”

司空千阳松开手,对着门口穿着狸猫衣服的狸老大打了个招呼,司空望月只好双手插兜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唷,千阳真是稀客啊!里边请里边请,新店开张一定要给狸老大个面子,望月在那边站着干什么?进来坐啊。”

狸老大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十分热情地拉着两兄弟说话,他的身后是来帮忙的狸家侄女,一直盯着司空千阳目不转睛地看。司空千阳不动声色地把闹别扭的司空望月拉到自己身边,小声问他:“吃这个吗?”

“随便你,我无所谓。”

总是摸不清自己弟弟脾气的司空千阳只当是他默认了,领了两张劵就准备进去,却突然被司空望月抱住手臂,喉咙里还发出类似小猫的呜咽声。

司空千阳的喉结上下滚动,脸上的表情不知是喜是怒。

“望月这么大了还撒娇呐?你们两兄弟感情还是这样好,要是我家那两个猫崽子能像你们这样,我也是少操很多心。”

千阳放下树叶形的劵对着狸老大露出一个抱歉的表情,只说是望月今天胃口不好,下次再来捧场。

离开的时候司空望月还维持着这个动作,在外人看来就宛如情侣一般亲密的姿势,司空千阳还轻声询问他要不要吃点点心垫肚子,不然晚上会胃痛,连狸老大都觉得他对望月是不是有些宠溺过头了。

两人重新找了一家火锅店,司空望月这才一扫之前的不快,愉快地涮起了肉片。

司空千阳掏出充电器充电开机,陆陆续续有短信发过来。翻到司空望月发来的那条的时候,他莫名觉得可爱极了,看了看对面低头忙着煮藕片的司空望月,下意识地抿起唇,轻轻做了个“mua”的口型。

手机屏幕又开始闪烁起来,是狐青澜的短信。

母亲大人

只能委屈千阳宝贝儿和月儿一起睡了,妈妈知道千阳宝贝儿习惯独睡,淙玉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体谅一下妈妈好吗?

嗯,我不介意。

司空千阳放下手机,看着窗外的夜景,莫名觉得内心一阵烦躁。

“千阳你不吃吗?”

“我在车上吃过了,等会回去陪我买点提拉米苏。”

“妈妈不是说你不能吃太多甜食……”

司空千阳十指交叉搭在唇上看着他,因为灯光的缘故,显得整个人都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场,司空望月忍不住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偶尔一次……也是可以的……我会保密的!”

“乖。”

 

【阳月】危险关系(一)

评论
热度(5)

© 今朝啼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