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啼鸟

无谓的迂回思考只会钝了剑。
若想取胜,就应该更简洁的看待宿命。

涉及剧透的吐槽~

同事姐姐没看过HP也没看过第一部,看的时候因为只有我们两个,我就跟她解释,邓布利多和黑魔王以前耍过朋友巴拉巴拉,所以魔镜里面是他们逝去的青春巴拉巴拉,然后她看到最后克雷登斯很疑惑的问我,这个是他们的儿子吗?为啥这么家庭伦理剧。

饶命啊,我现在看GG满脑子的老父亲…… ​​​


鉴于同事姐姐金句太多,而且非常社畜思维,整理一下。


因为整个电影院只有我和同事姐姐,我一边解释设定和剧情,一边还要听她:领导不好当,夫妻不好做,娃娃不好带,破镜重圆一般的偷情真刺激(?)

GG穿风衣出来的时候,她马上打开了淘宝搜同款

我:靴子好好看哦

同事姐姐:他瘦

我:风衣好好看哦

同事姐姐:他瘦...

【草金】东风一梦 (1)

gacha要关了,黑历史搬运

是个坑

聊斋paro,和游戏人物关系有出入,私设很多,慎入,不负责售后。

——————————

“再往岐山上面走,就是云麓仙居的旧址,自从他们搬去了太古铜门之后,那上面就荒了,”屠云咬着清萱送来的青团,含糊不清地给眼前的剑客指路,“不过天快黑了,你不如找个客栈歇歇,明日再上去,谁知道这么久没人住那上面有什么……”

话说到一半,屠云突然被噎了一下,好一阵捶胸顿足,要说的话也全数被噎了回去。

“总之我看你一个人,还是当心点好。”

“多谢,只是我已经耽误了太多的时间,只能连夜赶路。”

红发的剑客解了腰间的酒囊,掂了掂分量,似乎有些苦恼里面空空如也,问道:...

【阳月】岁时歌 (1)

gacha要关了,黑历史搬运

————————————

望月的怀里抱着一只毛羽十分绚丽的孔雀,修长的手指从暗紫的羽毛中穿过,轻轻梳理着。翅尖的绿意幽沉,一双眼睛却是宛若凝了血的玛瑙,红地令人心悸。

陪侍在一旁的小花狐紧紧捏着酒壶的耳柄,低垂着头,颤抖着双手缓缓打开了盖子。

在酒壶之中泡着两条耳腹,七寸之处钉着钢针,使得耳腹看起来恹恹的,丝毫没有平时一见封喉的可怖。

小花狐深吸一口气,伸手去捉那可怖的毒物。耳腹虽然被制住了命门,却也依着本能去咬她,本就极为惧怕这毒物的小花狐忍不住尖叫一声,失手打碎了酒壶。

清凉的酒液大半都洒在了望月的衣摆上,更多的则是渗进泥土里。

望月没有起身,任...

段子·猫

gacha要关了,黑历史搬运

全员拟喵

————————

对于金坎子来说,太虚观的墙头伸出两枝红杏的时候,就是春天到了。
斑斓的蝴蝶在他翘起的尾巴上绕来绕去,金坎子翻了个身,露出白色的肚皮,爪子攀着花枝磨牙,肚皮上都是红色的花瓣。
空气里传来了若有若无的猫草的味道,正午的太阳晒地格外舒服,金坎子迷迷糊糊地动了动耳朵,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声音?
“汐风~喵!”
金坎子一个翻身,不知道又抓落多少落红,只听到宋御风在树下气急败坏:“败家子!那是我养了好久的红杏!。
天草踩着石砖青瓦健步跃上墙头,背上还绑着一个小盒子,见到金坎子先是软了身子蹭了好一会,才解了带子一脸地兴奋。
“汐风!我给你带了南海的鱿鱼干!”
“...

【阳月】春之舞会

gacha要关了,黑历史搬运

单纯想让尼桑跳华(quan)尔(quan)兹(wu)。千阳已经是狐王,望月还被称呼为世子感觉有问题,目前的称呼遵从游戏这边的设定,此处需要斟酌,算是个小BUG吧,我这边还是用王弟来定位的。

——————————————————


狐地没有春天。

同样的,在狐地生长的青麟之木,永不会落叶,暗黑如鸦羽一般的树叶烙刻着青蓝色的脉络,遥远的南风吹拂而来的时候便会沙沙作响,像极了海浪的声音。

浮云宫周围早在初春的时节就已经挂起了鲤鱼旗,虽然在冰川之上并不会开放瑰丽的花朵,但当凛凛寒风将鲤鱼旗吹起,鱼尾摆动的时刻,也会有几分春风之意。

这样寒冷的空气,却是一丝都...

【阳月】狐狸的窗户

gacha要关了,黑历史搬运

安房直子的童话梗,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

——————————————

乍暖还寒的时节,从二月底就开始下起了冷雨,淅淅沥沥到三月中旬都不见停。原本应当是春和景明的景致,冷雨混着倒春寒,将那些新芽初胚都冻了个结结实实,一眼望过去,只有杂草在风中摇曳,满目荒凉。

不远处的酒馆却是热闹得很,歇脚的路人,口渴的樵夫,押着犯人的官吏,都挤在这窄窄一方天地。

酒馆外面还在下着小雨,酒馆里面热气腾腾,人声鼎沸。

舞娘摇曳着曼妙的身姿,手腕上的铃镯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赤脚踩在红色的地毯上面。她的舞姿凌乱急促,神情仓皇无助,千阳忍不住凑近了一些,想看清...

【靖玉】段子·无名之辈

最近玉玑子收藏起了一些小摆件小玩意儿,做工端的是精致可爱,就是年头有点久了,表面上锈迹斑斑。
这是玉玑子去买符纸讲价的时候,老板说:「这位老爷你真会讲,这样吧,送您一把搭头,号称欧冶子打出来的,现在这个破样子只是因为没有碰到有缘人,今天看您面善买一送一给您了,价格实在没办法少。」
于是他装符纸的包裹里就多了一堆观赏用的小东西。
玉玑子觉得有趣,精铁竟然能制造出如此栩栩如生的小鸟,羽毛都纤毫毕现;而同样材质的扇坠,上面的图案鬼斧神工,坚硬精铁载了一片高山流水。
而这些物件底部,本该是作者印章的部分,却都只有四个字:无名之辈。
锈迹无法消除,材料又不是什么名贵宝石,摆不出来,带不出去。玉玑子觉得可惜,又实在...

太虚技能十八题•草金 【通灵术】

旧文,翻出来发一发

————————

一、 玄龟真言 

金坎子的玄龟喜欢吃鱼,而道观膳食朴素,只有过节的时候才会沾一点荤腥。 

玄龟通灵,自恃自己是玄武之体,每每有人来找金坎子的时候,总要将身躯一横,挡住来人,随即张大嘴,示意要投喂,不然不给过。 金坎子对此事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玄龟狐假虎威下去。 

有一次,玄龟见得一个红发的弈剑弟子过来,照旧甩了甩蛇头,准备上前挡住道路,却被金坎子用拂尘在头上敲了一记。

 “怎么这么贪心。”

 二、 白虎真言 

白虎舔了舔爪子,在金坎子的房门前打了个滚。 

日上三竿,烈日炙烤...

【阳月】危险关系(二)

旧文搬运,现学pa,第一次写现代题材时候的产物,文风幼稚无逻辑

千阳望月年龄差为三岁。

————————

站台的夜风灌进领口,司空望月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他想了想,翻出狐青澜的号码按下,心里猜测会不会直接回去了,想到这个可能性很大,一时感觉有些五味杂陈。

嘟了两声之后电话很快接通了,狐青澜温柔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月儿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来?是去接哥哥了吗?”

“司空千阳那家伙没回去?!”司空望月的音量忍不住提高了几个分贝。

“没大没小……千阳的电话打不通,要不然你先回来?我这边和……”

“不用给我和望月留饭了,我们在外面吃,晚点回去。”

司空望月正想说什么,只觉得手心一空,手机...

【阳月】危险关系(1)

旧文搬运,现学pa,第一次写现代题材时候的产物,文风幼稚无逻辑

千阳望月年龄差为三岁。

————————————

司空望月无聊地踩着两点一线,心里默念着每天都会出现的重复场景,下意识拖慢了脚步,似乎这样就可以拉长回去的这段路。

从学校回家的路上,会经过一家老旧的音像店,被细密枝干和绿叶挡住大半招牌,依稀可以看到“萤”和“音像”几个字。守着铺子的是一个娃娃脸的男生,司空望月几乎从没见过他清醒的时候,额头上总会有不深不浅的瞌睡印子,乱蓬蓬的碎发扫过白皙的脖颈,很难想象他会是这家音像店的老板。

路过音像店的时候并没有预想中的场景,里面小电视一片莺莺燕燕的声音,不同于往常的球赛解说的热闹。他...

想追求平等甜蜜的感情,在动物性中产生真爱,但是对ABO很苦手,纠结的根源是写不出好吃的肉啊躺

【七三】借我(一)

标题:借我

等级:PG-13

CP:七三 酋萦

原著:天下3

设定:南海和乱葬岗时期混合设定,大小凯枫共存于一个身体

声明:角色属于原著,西皮配对自由

警告:作者私设不代表立场,仅为自嗨产物,三观不同为正常现象,及时点×,快乐你我他

——————

楔子

凯枫开始感觉到一阵眩晕,并伴随着呕吐反应。他在血池里沉浮,痛感被放大了数十倍,一直重复着掉下悬崖到肉体死亡这段时间内的感受。

这里是地狱吗?凯枫看到一个面容可怖的红发男人蹲在血池边,小声问他。

“你看那边——”红发男人冷笑,凯枫睁大迷茫的眼睛,顺着引导,他看到自己的身体躺在石台上,犹如献祭的牲畜。“他们夺走你的...

激情阳月同期声【不】

摘取了夏磊老师讲狐族剧情的一段,发挥了听同期声的耳力【?】手打出的音频文案。

完整音频戳我~


司空千阳与司空望月是九尾狐族的王室兄弟。九尾一族被神明赋予了漫长的生命,守护青麟木封印,防止魔气侵蚀人间。
司空千阳自小便天赋出众,并作为长子继承了王位。好景不长,九尾一族的分支花狐难以忍受守护青麟木的孤寂,不愿再受神祗束缚,背叛了九尾,千阳遂下令诛杀全部魔化花狐。他的母亲狐后青澜,身为花狐族人,为挽救花狐一脉,苦苦哀求,甚至自杀谢罪。
不料,千阳都未曾因母亲而改变主意。
青丘风,浮云雨,化作灵狐指尖泪。
当时司空望月尚年少,不懂千阳的为难,亲眼目睹哥哥处死亲人的场面。
“即便是我的母亲,试图动青麟...

存梗

「品尝过人肉滋味的猛兽一定要杀掉。」
在北溟的童谣中,无寐侯豢养着一种叫做“鬼熊”的妖怪,传说那是经年的凶残巨熊会化为鬼。当它们第一次吃人后,今后只能以人为食,最终沦为恶鬼。
槐江嗤笑这是食物链略处下层的杂食动物对顶级食肉巨兽的单纯恐惧,而无寐侯则一脸严肃地告诫张凯枫,一定不要靠近地底的刑牢。
「在你成为一个真正的魔之前,不要靠近那个地方。」
那是什么地方?好奇的种子在心底生根,发芽,张凯枫迫切地想去探寻真相,但是警告,也在随时随地敲打着他的心。
童谣中不止一次提到了无寐侯的刑牢:食人的猛兽,惊恐的人类,还有,沉着的朔方城主。
「品尝过人肉滋味的猛兽一定要杀掉。」
朔方城主举起他手中的剑这样说着,在孩童们的...

面面俱到

小吃老板靖玄x高管鸡妹


俗话说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抓住他的胃,这一点玉玑子绝不同意!因为工作需要他去过很多地方,五星级酒店主厨的招牌和私房小菜的门面,有名的没名的哪样没有尝过?要抓住他的胃,可能选择登天更容易一点,毕竟当代社会放卫星也不是难事。但是在饥饿面前,玉玑子也忍不住坐在连门面都没有的路边小摊上,拿起了一次性筷子……

这个人一定在里面放了罂粟!不然怎么会这么好吃!玉玑子一边吃素面一边恨恨地想,无良商贩,我一定要举报他!可是……BOSS,你已经连续光顾这家店一个月了好吗?天天吃路边摊您是破产了吗!忆菡的吐槽已经快化成了实体弹幕,你该不会是爱上老板了吧!虽然他...

【酋萦】夜浮灯

这个是我臆想的一个少女时期,无忧无虑的萦尘,游戏里面她聪明绝顶,又极度强势和冷静,所以我写了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情怀。

私设非常非常的多,比如君朔是妩媚的迷弟【?】等等等等……总之酋萦大法好

——————————————

幽都不过人间的节日,即使是有,也只在上元节。幽都王会在那日亲自去朔方城审判众鬼,以示无上权威。所以当各位诸侯贵族收到来自荧惑侯的灯会邀请的时候,眼皮都跳了又跳。

“兹定于七月初七……”鬼王棺和夫人面面相觑。

“于夜明城举办灯……阿嚏!”对花草提炼物的香味有些过敏的马王爷打了个响鼻,描红洒金的邀请函顿时糊了一层黏黏糊糊的鼻水。

“特邀您的参加……”无寐侯摸了摸下巴若有...

【莫宋】莫宋相性一百问

旧文搬运,私设年龄差6岁

——————————

忆菡:“非常高兴能请到小宋掌门和莫宗主~那么闲话少说,直接进入正题。第一个问题,请问您的名字?”


宋:“宋屿寒。”


莫:“莫道然。不过在青云宫的时候很多人叫我螃蟹道长,换了衣服之后就很少听到了。”


宋:“有这回事吗?”


莫:“不要在意细节。”


忆菡:“咳咳……第二个问题……年龄是?”


宋:“在下已过而立之年。”


莫:“屿寒在我心里永远十八岁。”


忆菡:“你们……不过莫宗主比小宋掌门年长六岁,想必会有带弟弟的感觉~”


莫:“忆菡姑娘你的语气似乎有种莫名的愉悦……”


忆菡:“下个问题……...

【七三】火中光(1)

 用的是乱葬岗时期人设和他在弈剑学艺非正常死在弈剑的设定,摘取了中原主线大道弟子的身份,和萦尘非母子关系。

私设众多,请注意避雷。

————————————————————


  旧弈剑听雨阁的死水渐渐干涸,露出淤泥里面发绿的头骨。这里长时间被雾气包裹着,不同于巴蜀多雾的气候,这是尸体腐烂之后散发的毒瘴,已然形成了瘴气结界。

  方天道彰佝偻着身体坐在高处,睁开了他那双浑浊的眼睛。干瘪的眼球快速转动着,想要判断是否又有不知死活的少侠闯进来送死。往常这个时候,瞬漆会在屋子里发疯,咒骂中夹杂着悲鸣,但是无人去制止他,哪怕海紫苑也被隔离在他处。这是方天道彰为数不多乐于欣赏的“节目...

【华武】春风不渡

秋秋分镜画不出来,简单写了个场景,没实际含义,存档。
————————

春天的使者是燕子。
飞燕在柳条中穿梭,尾巴裁出万顷丝绦,丝绦犹如青丝,丝丝缕缕皆垂入春江。他二人乘了小舟,拐过一道峭壁,这时恰好风动,推开了白云,青山便撞入眼中。
码头遥遥可见,在一片春江水暖里氲了潮气,水光折射,倒像是海市蜃楼。
华山常年积雪,此等景色无法得见,有的只是挂在瓦片上的飞霜,雪融便成了尘埃。景色不同,山自然不是同一座山,云巅之上是金顶三清,也是帝阙之途。
小舟摇摇晃晃才靠岸,小道长就已经匆匆跳上木板,背后的鹤纹随着他的动作,振翅欲飞。码头不远处的山路通往武当,两旁栽了桃树,挂了道幡,若是幡动,必定是春风吹渡而过。
踏进山路...

【阳月】双悬(1)

最近无聊抽塔罗牌,给阳月抽了抽,发现出的卡面蛮适合的,决定写个这个系列,不算完整的文,片段吧

——————————————————

一、力量   正位

有星星的地方就会有希望,启明星会指引迷途的旅人回到原点。

司空望月坐在高台之上的王座里,俯视着上一代狐王,他的亲哥哥,从门外走进来。岁月给狐族留下的痕迹是非常微小的,而司空望月也尽量控制着时间的流逝——大殿里的陈设和十年前几乎毫无差别。

这让司空千阳一阵恍惚。仿佛回到了记忆深处。

时光不会停止,也不会倒流,曾经属于他的铁王座上被铺上了柔软的兽皮,钢铁的缝隙里缠绕着花朵,这是生命的气息。司空千阳站在地毯的...

【莫宋】花间一梦&花间一茅

还是旧文存档,蛮多找不到了,只有一点幸存,于是就翻到了这篇肉(笑),外链需要登录才能查看内容,平台是菠菜文库。15年的作品,很多内容自己看起来都发笑,不过现在也并没有进步多少吧!

————————————————————————

花间一梦

清明时节雨纷纷。
每年清明都无一例外地下起了雨,连带着墙上贴的告示都被水淋湿,只依稀看得到上面“太虚观清明祭祀注意事项”几个字。
宋屿寒似乎还是半梦半醒的状态,半张脸掩在书卷下,长发被一根木簪随意地束起,此刻却是尽数顺着小榻垂下,蜿蜒至地上。
恍惚间好像有人进来了,宋屿寒下意识地拉住那人的衣袖。
“你去看看,珍兽苑的紫藤萝是不是开了……”
“三月现蕾,四月盛花,...

【莫宋】四个小段子

旧文存档,私设遍地走。

——————————————

一、

莫道然趴在摇篮边上,好奇地看着里面的小团子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吐着口水泡。晶亮的泡泡堆在宋屿寒的嘴上,像极了金鱼,莫道然忍不住拿食指去戳破,口水沾了宋屿寒一脸。

宋屿寒不哭也不闹,反而抱着莫道然的手指啃了起来。被小小的乳牙咬着,莫道然只觉得从手指尖一直痒到了心里,顿时大气也不敢出,任由宋屿寒抓着他的手“咯咯”笑个不停。

“小师弟吃不吃点心,屿寒这样喜欢小师叔啊,小师弟看,屿寒还对着你笑呢。”

素蕊进门放下草药,捏了捏宋屿寒的脸把他抱了起来。宋屿寒放开了莫道然,对着他咧开嘴大笑,涎水流地满下巴都是。

莫道然接过素蕊递过来的帕...

【莫宋】青云意(1)

旧文存档,南海之前的私设,写着玩,加了一点内容

————————————————

莫道然有一只信鸽叫青云。

和其他信鸽不同的是,青云只会替莫道然送信,送的信也只有一个人收的到。

“莫宗主,你又在给掌门送信?”

“近日上清峰不太安宁,须得每日报备才好。”

“莫宗主辛苦!”

莫道然对着前来领补给的弟子微微一笑,抬手送走了青云。青云扑腾着翅膀,载着莫道然的手迹,往目的地飞去。

青云对这路线早已不知道飞了多少遍,闭着眼睛都不会迷路,加上今日的天气是顺风,很快就到达了太虚观。

“咕——”

宋屿寒听到熟悉的声音,知道是莫道然又送信来了,拿了个小碗装了些青云爱吃的谷物走出门去。

青云飞...

梗——妩媚追爱记

私设众多,为梗服务,只有脑洞,挖坑不填。
【妩媚追爱记】
张凯枫有洁癖,以及强迫症。
酋难得的赞同了这个观点,吃饭的碗筷至少用沸水烫三遍,衣柜里挂了一排供他随时换洗的白正阳——这是魔君的象征,不会存在除了白正阳以外的衣服,就连发带的长短差距都有严格的数值把控。
所以当张凯枫被喷了一身口水的时候,酋更多的是幸灾乐祸。
特别是罪魁祸首还是黄泉不系。
这是一个意外,七夜抱着他的上邪发誓。当然这个意外并不顺着主人的台阶下,反而开始干呕,并成功把一只乌贼吐进毛茸茸的正阳肩里。
然后墨汁喷了张凯枫半张脸。七夜面不改色:这也是一个意外。
张凯枫冷着脸,一把揪过黄泉不系的龙须,可怜晕头转向的乌贼还没透口气,又被他给塞了回去,...

【七三】你们不在的时候武器都聊些什么?

幽都王是个喜欢开会的人。

但是幽都王又是个多疑的人,为了配合他想一出是一出的脾气,开会的官员一律不得佩带武器,副手也不行。

天枢院的武器都堆在沈千愁的药筐里,端端正正的摆在北斗茶歇区,远远看去,像是回收旧家具。鬼太子的棺材占地面积最大,也常有人偷偷摸摸想去借位置放点自己的东西,结果被棺材里的小鬼抓着吸血。幽都三巨头的待遇就格外不一样,单独开了个雅间,专门放他们的剑。

而其他人大抵没有这几位的地位高,武器的属性也不见得比天域高多少,只得随便堆在角落,每次开会都心不在焉,盼着不要被人误拿去了——当然被偷去做拓本卖的,也不少。

开会的次数多了,武器们就开始发展自己的交际圈。鬼切和马王爷...

【酋萦】关于距离的脑洞

萦尘最早对于距离的概念,是在她的少女时期。
北溟的军令八百里加急,薄薄的一张纸,用人血书就。应该是路上耗费的时间太久,又或许是血味浓郁新鲜,满篇都附上了令人作呕的蛆虫,白纸红字,倒像是微观地狱。
荧惑侯并不急于回信,他粗大的指节在实木桌子上敲了又敲,毫无意义,也并非暗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久,他提笔写了回信。
相比较于无寐侯锋芒毕露的笔法,羊毫蘸了黛墨,折角拐弯处,都是久经世事的圆滑。
萦尘不知道他写了什么,只知道荧惑侯叫她把信送到某处,手指捏着信封,都似乎能感受到里面细微的蠕动。
北溟和幽都的距离,是腐烂的开始。
而北溟,并非只有腐烂的气息。
幽都没有春天,花朵被忘川河水和瘴气滋养,是人世间看不到的美丽...

【祝白梗其六】秋风和月明

 梗整理。听秋风知月明,存个梗。


————————————————

堂哥是月光,祝哥就是星火,千万人皆相似,难得一人相知。
祝哥很擅长乐器。
燃烧的海上明月楼里有祝哥想要的义与胆,咫尺天涯共明月。
祝哥给堂哥唱过歌弹过筝,唱的是久行天涯不止深情,如卿卿思我,我思卿卿。唱到结尾突然的那一下扫弦,好像拉扯的是心上的线。
堂哥问他,你在东海滨的时候,说的天涯和江湖是什么 
祝哥说你看这太极山巅,云雾之下才是真的江湖,可是江湖总是人来人往,烟雨徒惹枯叶。


【祝白梗其五】花蝴蝶绅士的洗手狂人

微博的梗的整理。我要把花蝴蝶绅士的洗手狂人这个梗放进未来【可能】会写的祝白计划里 

——————————————————

一个很有病的重度洁癖堂哥和花花蝴蝶绅士小祝哥谈恋爱的故事,对于堂哥来说花粉就已经很要命了,更不要说花蝴蝶(?)

结婚的时候交换戒指堂哥死也不摘手套,白锦锦:我似乎感受到了他们婚后生活的水深火热

婚前其实就已经啪过,小祝哥特别恶趣味的中出了,对于一个洁癖来说,堂哥当时的内心跑过了一堆史丢丢

【祝白梗其四】口琴是亲吻的温热气息

微博的梗整理。

——————————————

衣柜最下层抽屉的角落,口琴和照片一起锁在装巧克力的马口铁盒子里,正当年少的祝羽弦戴着边框的眼镜,斜靠着校园的墙壁,背景是冬天已经斑驳的树茬。
那时的小少年可真好看啊……笑起来眼里都是意气风发。
口琴是17岁的礼物,可惜白永羲并不会吹,于是就永远搁在了这里。
祝羽弦之前所有不明白的事情,一下子豁然开朗。
照片没有丢掉,只是加密了;礼物没有遗弃,一起放在最隐秘的地方。
除了他们俩,连白锦锦也不知道这里放置的东西。
盒子里还有一样东西,明显有些磨损的磁带,上面写着的字迹整整齐齐。
我把你整理好,放进了那些情歌里。
祝羽弦的心率突然降到了93。

【祝白梗其三】高天孤月

微博的梗整理。

————————————

存个祝白梗,债多不愁。东海剧情对于我来说有各种脑补空间,按照我的想法,他两约会应该去悬崖边上,晴空朗月,脚底下是滚滚波涛,月亮最大最圆的时候是中秋,站在高处应该会有手可摘星辰的错觉,堂哥伸手想触摸云海,却只捉到一缕清风。小祝哥也伸手,握住堂哥的手心。
抓住了高天孤月。  

1 / 2

© 今朝啼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