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啼鸟

无谓的迂回思考只会钝了剑。
若想取胜,就应该更简洁的看待宿命。

【人物传】司空千阳人物传传记

你说毕生所愿:

人物传传记归档
删了部分实在不通顺和不必要重复的地方…

一、王者
狐王的妻子狐后怀孕,即将诞下麟儿,狐族上下欢欣雀跃。但与此同时,数百年来对狐族来说最重要的青麟木之祭也即将展开。狐后希望狐王能陪在自己身边,但是狐王认为祭祀甚为重要,于是只留下花狐族长陪伴守护旗子,自己则赶往青麟木处准备祭礼,只丢下一个冷漠的背影。
独孤的狐后登上阁楼,街市上为麟儿祈祷的许愿灯、许愿纸笺在烛火下缓慢旋转,这点光亮和青麟木之祭的谣言比起来,还不及十分之一,可她觉得,这颇有人情味的一幕要比狐族的使命温暖多了。她告诉花狐族长,她已经有些厌倦狐族永生永世守护青麟木的宿命,加入能够有机会,她宁愿像人类一样,普普通通地和夫君共度平淡而幸福的一生。花狐族长安慰了狐后,说无论狐后如何选择,花狐一族永远会支持她。
麟儿的降生时分,正巧是祭祀之时,一向严谨的狐王获知妻子产下麟儿欣喜非常,竟然一时措手不及,让部分魔气泄出了青麟木。无措之时,青色的光芒从树干亮及枝叶,青麟木中的青帝神器神力大盛,镇压了魔气,并传来青帝的语言:刚刚降生的狐王之子讲师最强的狐族一脉,然而也因为如此,青麟木被取了太多力量,青麟木将会进一步衰弱,这或许将是祸灾开始的预兆。狐王为了麟儿的降生而大喜,也因青麟木的衰弱而惊惧,他用自己的寿命为代价,把汩汩灵力注入青麟木中。
狐易水缓缓地离开了青麟木,走到一半,突然听到狐王的声音,“易水”,他回头看着狐王,夕阳余晖之下,狐王的背影也发出熠熠闪光,“孩子的名字便依她,叫千阳。”

二、童年
千阳与望月一起在狐宫长大,狐宫虽好,被这两个小精灵探索几年下来,也就无趣多了。对他们而言,浮云狐宫最有意思的日子就是四海云游的元狸来卖货的日子,货郎带来的人间玩意儿比什么都有去,滋啦啦喷火的烟花、活灵活现的木偶,最有趣的还是人间的游戏,千阳和望月央求着货郎幻化出两个人形的玩伴,不一会儿就闹成了一团。
狐后看着孩子们一起玩闹,心中十分高兴,她早就不喜欢狐族的死板责任了,比起修行,她倒更愿意孩子们有点人情味儿,这一幕触怒了狐王,千阳已经十岁了,早就到了修炼的年级,他斥责狐后:“他肩负着狐族的未来,怎可玩物丧志?”“你不要忘记自己还是一族之后!慈母多败儿……千阳就由我来管教!”说完,便拂袖离开了。
狐后不动声色,她整了整衣袖,眉眼间的愁绪又浮了上来。
货郎对狐后询问“嗯……您看,下个月还需要我再带些什么玩具过来?”
“不必了,叫他们玩吧。”货郎正要请辞,狐后留住他说,“狸先生!今天请最后呸他们玩一天吧……千阳以后……再没这种机会了……”

三、戏法
从幼年时起,千阳就察觉到父母对自己和弟弟的态度是不同的。婉约可以整天在母亲身边玩耍,他必须在父亲的严格教育安排下,接受更多的训练;望月在边上涂鸦画画,他必须读书;望月在逗小狐狸玩,他必须演练法术的时候。父亲对他非常的严厉,总是在教育他要更努力;所有的人都对他恭敬有加,连他的舅舅花狐族长,都叫他千阳大人,不肯给他一点宠爱。但是望月却特别得到大家的宠爱,大家喊他小月儿,为他一个小小的戏法哈哈大笑。
父亲说这一切都是为了成为狐族未来的王者,但是成为了王者,又有什么意思?千阳从来没见父亲效果。千阳练习术法可不是为了那么虚幻的权位,他只是希望有一天,当他能完美地把青麟众生展现在父亲母亲面前的时候,他们愿意为他笑一笑。
千阳日复一日、夜复一夜地训练,青麟众生在他的手下变得越来越完整,终于成功了。他开心地冲出密室,冲到卧房门口,却看到母亲正温柔地教导望月施展花狐法术,望月变出的小花狐真难看,尾巴光秃秃的,连耳朵都少了一只,只有一双笑眼和母亲的花狐如出一辙。
母亲称赞望月:“灵力越强,花狐越完整,望月假以时日就能超越自己了!”望月拉拉母亲的衣袖,“母亲,我们为什么不叫哥哥一起来呢?”母亲的眼中浮过一丝悲伤,却仍笑着说:“因为这是属于我们的小戏法呀……”
“只属于……你们……的……”千阳默默念着,转身离去。他离去时随手往空中一挥,同样的花狐法术浮现出来,千阳的花狐比母亲变的还漂亮还完整,但那只花狐的眼睛,是不会笑的。

四、调教
狐宫的天空澄澈,放眼望不到一片云;狐宫的花草丰美,碧绿的植被在风中摇曳,比波浪还柔情。但这些美景都与千阳无关了,从那一天起,他的生活只有干枯的地板,和昏暗的、压抑的灯,转眼间已经过了七天。
狐王的训练非常严苛,他不断地用释放技能围攻千阳,用高压战斗锻炼千阳使用狐族青麟众生的绝技。千阳遍体鳞伤,浑身都是血痕,但狐王丝毫没有手软的意思。在训练了其他之后,千阳终于学会了青麟众生,也不得不面对来自父亲的试炼。
第一次试炼开始了,千阳抵御住狐王的攻击,刚准备释放青麟众生便被狐王找到了破绽,狐王喊着太慢了,一挥手便将千阳击倒。千阳挣扎着爬起来,却得到了狐王的一顿臭骂,他也知道自己并未做好,便恳求再给他一次机会。
第二次试炼,千阳的内心极度着急,他想把自己的真实水平展现给父王,想让他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努力,内心的焦虑导致了力道的偏差,他差点伤到自己,狐王看势不对,迅速地打断了他。狐王对千阳说他很失望,千阳只得低下头,再一次恳求父王给一次机会。
第三次试炼,千阳摆正了心态,终于完整地释放出了青麟众生。青麟众生显形了!千阳大喜,他期待地看向狐王,等待着严厉的父亲与师长的认可,但他从狐王脸上读出的,只有更多的不满:“这次虽已成形,但力度尚缺,这是你早该做到的水平,你却浪费了这么久的时间!今晚重复练习,不准吃饭,一直练到能熟练召唤出青麟众生为止!”
就在此时,千阳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争吵声,狐后高喊着让我进去!母后,是母后!千阳心里满是期待,他怯怯地看向狐王,希望能允许他见一见母后,谁知还是被残忍地拒绝了。
传送门再次开启,又被迅速地关上,狐王下的禁制闪出一道光芒,千阳知道,自己出不去了。他疲惫地蜷缩在冷硬的地面上,门外传来母亲的哀求声,和父亲冷冷的谎言:“你走吧!果盘我会帮你带给千阳。”,“果盘帮我处理掉,他是未来的继承人,不需要这些宠溺!”他仿佛听见了果盘坠落后发出的刺耳的破碎声,就像在他胸膛里,逐渐破碎的心。

五、心魔
又到了花狐族忌日的那一天,千阳带着易水前往花狐村,路上的小花狐都在高兴地欢迎着千阳的到来,然而他却没有一丝愉悦的心情,失魂落魄地守在母亲的屋子前,天灰蒙蒙的,曾经的花圃已化为野草,没有一点生气。恍恍惚惚中,他进入了环境。
花狐村的空气都清冷了起来,他独自穿过缤纷的花圃,往村落深处去。不断有村民和他擦肩而过,起初,村民们都看不见,但越往前走,村民的眼神就越刺目。他们对他充满敌意,从提防到怒视,千阳觉得事情蹊跷,便想拉着易水先行离开。他听着村民的咒骂,一路跑到了易水身边,可是他原本和善的五官,此刻却如此狰狞,他愤怒地拔出佩剑,凄厉地喊着:“好狐王,好,为了狐族,你的双手染满了亲人的鲜血!”
千阳无奈之下只得迎战,终于,他击败了狐易水,可是等他回过神来之后,发现刚刚的村民都变成了尸体。他一个劲地向前跑,母亲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温柔地为望月演示法术。
看到千阳的瞬间,她脸上的温柔一扫而空,“你是谁?为何打扰我和我的儿子?”
千阳冲上前去,“母后,我是你的儿子!我是你的儿子千阳!”
“走开。”狐后冷冷道,“我从来只有一个儿子,你不是我的儿子。”望月也说:“我从来没有哥哥,你是狐族的叛徒!”
整个村中出现了无数的鬼魂,向他围拢过来,狐后也突然魔化,向千阳攻来!千阳挥手去挡,再一次杀掉了自己的母亲。整个村庄,只剩下望月声嘶力竭的惨叫声,它的声音和无数悲鸣融为一体,格外凄厉:“你杀了母后!杀了舅舅!杀了你的亲人!你为什么这么做!你为什么这么做!”
被逼入绝境的千阳对着虚空大寒,“我是狐族的王,为了狐族,我牺牲了你们,但是母后!舅舅!望月!我没有做错!我必须这么做!”
这时,前代狐王的身影杳杳从众鬼魂中出现,带着王者的威严和气度,众鬼魂吓得散开来。他走到千阳的面前,说道,“你是我狐族的王,狐族的王决不能轻易犯错,也绝不会轻易认错!我的儿子……身为狐王,你已经做得很好。懦弱心软的人没有资格守卫狐族。”
千阳有无数的问题想问,却被狐王打断了,“你一直是令我骄傲的孩子,绝不要因为困惑与恐惧停下脚步,你要学会相信自己的信念,就像我始终相信,你会是最强的狐王。”
千阳从心魔中清醒过来,他独自面对着渐渐繁荣的村落,空气中还存留着丝丝悲鸣。他在花狐村中郑重发誓,“我司空千阳,从今往后,决不会让我的族人再牺牲,我会一直努力,强大到能够守护他们直到青麟木消失的那一天。”

六、传承
这日正逢青麟祭祀,狐王正在仪式,千阳和望月千阳仪式的时候路遇一只受伤的小灵猿。千阳见到后也心生怜悯,同望月一起救治。狐王呵责,青麟祭祀期间出现异族,恐有不祥,要么放其自生自灭,要么就地处决。望月不从,狐王很生气,责令千阳去做,选择“杀”与“不杀”。
无论如何选择,灵猿最终都会活下来,二人赶紧给灵猿包扎救治,小灵猿恢复了活力,活蹦乱跳,不住嚎叫,叫声越来越大。望月和千阳也难忍这叫声,不住抱怨。灵猿突然变得巨大,变成一只咆哮着的猿王。
“就你这头畜生也敢在青麟木撒野!”随着地面一声炸响,狐王出现,仅仅一击,猿王倒地。这时一个声音出来:“当了这么久的狐王,身手依旧了得,这青麟木还没把你抽干吗?”……是黑衣人!黑衣人说:“老狐王,我只是来取青麟木里的东西,不要逼我出手!”
“哼,耍这种伎俩!我会叫你命丧于此。”说罢,二人便缠斗起来,不分胜负。
此时黑衣人瞬移到自己身后的望月旁边,瞬间用术法制住望月,并威胁道:“你是要保住那宝贝,还是想保住你儿子的命呢?”狐王笑道:“你当我狐族子弟算什么?!千阳!”千阳操起青麟众生法印,黑衣人自言:“青麟众生?真是出人意料,然而稍稍弱了点儿。”黑衣人反手震倒千阳……望月被打晕,千阳自己也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待千阳再次醒来,望月依旧昏迷,黑衣人早已不见,而狐王重伤跪坐不远处。千阳忙上前查问情况,狐王说黑衣人已被打退,估计也受伤不轻,只是他临走前对青麟木……千阳看向青麟木,此时青麟木上有魔气在冒出。
千阳跪在狐王面前哭泣,自责都是自己的过错,自己不该违背父亲的意愿留下那只灵猿,不然也不会变成这样。狐王并未怪罪千阳,而是称赞他:“多美的青麟众生啊,吾儿果然如语言所说,将会成为最强的狐族一脉,你将是狐族的王!”,“狐族的王绝不能轻易犯错,也不能轻易认错!那人的目的是青麟木……保护好……狐族的未来……”说完,自己开始消散,灵光飞入青麟木,青麟木的魔气渐渐消失,再次焕发光彩。千阳坚定地说:“父王已经西去!而我将是你们新的王!我将是狐族最强的王!”
众人跪服,只有望月哭喊着:“父亲……呜呜呜……”

评论
热度(12)
  1. 今朝啼鸟你说毕生所愿 转载了此文字

© 今朝啼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