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啼鸟

无谓的迂回思考只会钝了剑。
若想取胜,就应该更简洁的看待宿命。

【靖玉】段子·无名之辈

最近玉玑子收藏起了一些小摆件小玩意儿,做工端的是精致可爱,就是年头有点久了,表面上锈迹斑斑。
这是玉玑子去买符纸讲价的时候,老板说:「这位老爷你真会讲,这样吧,送您一把搭头,号称欧冶子打出来的,现在这个破样子只是因为没有碰到有缘人,今天看您面善买一送一给您了,价格实在没办法少。」
于是他装符纸的包裹里就多了一堆观赏用的小东西。
玉玑子觉得有趣,精铁竟然能制造出如此栩栩如生的小鸟,羽毛都纤毫毕现;而同样材质的扇坠,上面的图案鬼斧神工,坚硬精铁载了一片高山流水。
而这些物件底部,本该是作者印章的部分,却都只有四个字:无名之辈。
锈迹无法消除,材料又不是什么名贵宝石,摆不出来,带不出去。玉玑子觉得可惜,又实在是爱不释手,只好每天得了空就拿出来瞧瞧。不巧这日,被从黑玄剑中显形的靖玄撞了个正着。
「不过是我之前消遣而作的玩意儿罢了,竟值得你特意寻来?」靖玄面上不显山露水,心里却泛起了异样的甜蜜。
玉玑子眼皮跳了又跳,也不好说这些都是搭头,只好问他:「你如何会做这些精巧的小东西?」
靖玄答:「权作消遣。」
玉玑子又问:「看样子花费的精力不少?」
靖玄不做声了。他看玉玑子欲言又止,心里知道他想问什么,说什么,顿了顿,忍不住偏过头去,说:
「剑渣也是要吃饭的。」

评论
热度(6)

© 今朝啼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