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啼鸟

无谓的迂回思考只会钝了剑。
若想取胜,就应该更简洁的看待宿命。

太虚技能十八题•草金 【通灵术】

旧文,翻出来发一发

————————

一、 玄龟真言 

金坎子的玄龟喜欢吃鱼,而道观膳食朴素,只有过节的时候才会沾一点荤腥。 

玄龟通灵,自恃自己是玄武之体,每每有人来找金坎子的时候,总要将身躯一横,挡住来人,随即张大嘴,示意要投喂,不然不给过。 金坎子对此事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玄龟狐假虎威下去。 

有一次,玄龟见得一个红发的弈剑弟子过来,照旧甩了甩蛇头,准备上前挡住道路,却被金坎子用拂尘在头上敲了一记。

 “怎么这么贪心。”

 二、 白虎真言 

白虎舔了舔爪子,在金坎子的房门前打了个滚。 

日上三竿,烈日炙烤着地面,将它的皮毛烤地十分蓬松,舒服地想闭上眼睛睡个觉。白虎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它恨不得那红毛小子多来几次,最好是在天晴的时候。 如果是下雨的时候来,主人定不会让自己进去,而是赶出来守门,漂亮的皮毛要是被淋湿了,真是比下雨还要糟糕的事情。 

三、 青麟真言 

麒麟困地眼睛都睁不开,强打着精神施放着瑞雨术,身侧是一圈又一圈的绿光。 

床上躺着的那个人还在昏迷之中,紧锁着眉头,红色的发丝凌乱地贴在脸上,口中呢喃着不成句的话语,依稀只能听到“汐风”二字。 麒麟看到站在床前许久的主人终于移动了步子,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 

它直觉主人是生病了,扬了扬头,卖力地摇着尾巴,绿光越来越盛,将整个房间都映地绿意盎然。 

四、 丹鹤真言 

有人说金坎子像一只仙鹤,特别是手持长剑白衣翩飞的样子,分外出尘,简直是要羽化登仙了一般。 

天草和他闲聊的时候偶然说起,金坎子替仙鹤梳理羽毛的动作顿了顿,偏头看着他,十分不解。

 “你是觉得我长得嘴尖细腿,脑袋小脖子长不成?” 

金坎子的肩膀突而被按住,一双温热的手抚上他的腿。

 “细腿。” 

另一只手在他的脖颈处游离。

 “脖子长。” 

手指上移,停在脸颊。

 “脑袋小。” 

看着天草认真的神色,金坎子正要反驳,唇上突而传来一阵温热。天草轻轻咬着他的嘴角,笑意从唇齿中溢了出来。

 “牙尖嘴利。” 

五、 炎凤真言 

凤凰栖于梧桐,食竹实,饮醴泉,体态如鹤,步态倨傲而善于舞蹈。 

当天草照着书里这么念出来的时候,金坎子的炎凤正忙地头也不抬地啄他手中的苹果,漂亮的尾羽随着动作展开优美的弧度。

金坎子则是在一旁有一搭没一搭地抚琴,弹的曲子零零散散连不成调。 天草不知什么时候凑到他身边来,十分熟练地从背后环住纤腰,手指在绕梁上面顺手拨了两个音,伏在金坎子耳边喃喃而道。

 “凤凰于飞,潘杨之好,斯为睦矣。”

 六、 邪影真言 

闷雷滚滚,暴雨倾盆。 

天草被这潮湿阴冷的天气引地全身不适,他抱着青鸾,抚摸着它柔软温热的羽毛,总觉得后背似是靠着冰块一般,渗出丝丝缕缕的寒气。 

这种感觉太过熟悉,就好像…… 就好像在落枫阁的地下室,金坎子召唤出的邪影将他包围住,那种沁入骨髓的寒意……不对,不仅仅是冷。 

天草突而回头,正好对上一双赤色的眼,距离之近,可以清楚地看到眼角周围黑色的皲裂纹以及几欲化成实体的浊气。

 “你……诶?汐风叫你来的?” 

邪影后退些许,拉开距离,交给天草一封信。 青鸾先天草一步啄开了封口的火漆,轻飘飘的信纸带着淡淡的檀香味,落在了天草的手心。 

“听闻巴蜀气候炎热,特遣邪影前来消暑。” 

金坎子这边很快就收到了天草的来信,信中天草表示对邪影的浊气承受不能,且巴蜀近日总是在下雨,并不需要邪影来降温。 

他忍不住弯了弯嘴角,提笔回信。

 “近日事务繁忙,无法抽身去找你,若是承不住浊气,烦请亲自将我的邪影送回来,物归原主。”

评论
热度(10)

© 今朝啼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