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啼鸟

无谓的迂回思考只会钝了剑。
若想取胜,就应该更简洁的看待宿命。

【阳月】危险关系(1)

旧文搬运,现学pa,第一次写现代题材时候的产物,文风幼稚无逻辑

千阳望月年龄差为三岁。

————————————

司空望月无聊地踩着两点一线,心里默念着每天都会出现的重复场景,下意识拖慢了脚步,似乎这样就可以拉长回去的这段路。

从学校回家的路上,会经过一家老旧的音像店,被细密枝干和绿叶挡住大半招牌,依稀可以看到“萤”和“音像”几个字。守着铺子的是一个娃娃脸的男生,司空望月几乎从没见过他清醒的时候,额头上总会有不深不浅的瞌睡印子,乱蓬蓬的碎发扫过白皙的脖颈,很难想象他会是这家音像店的老板。

路过音像店的时候并没有预想中的场景,里面小电视一片莺莺燕燕的声音,不同于往常的球赛解说的热闹。他忍不住探头往里面看了看,发现娃娃脸的老板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长头发的年轻女孩子坐在那里。

“要买点什么吗?”

变声期女生特有的嗓音和门口的风铃声一起响起,司空望月下意识有些紧张地捏紧背包的带子。

“啊……我进来看看……”

锈迹斑斑的吊扇有气无力地转来转去,小电视里面放的是新出的古装肥皂剧,打扮地花枝招展的狐妖正对着书生暗送秋波,一双眼睛被画成了桃花,含情脉脉的时候真是漂亮极了。

司空望月扫视着下排的碟片,一抬头就看到这么个场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这个妹子是新出道的吧,以前都没见过。”

“是啊……”长头发的女生双手托腮露出一个不高兴的表情,“才出道就演这么讨厌的角色,肯定红不起来!”

话未说完,就已经开始放送演员表,然后就是毫无营养的广告对白在音像店里回响。司空望月眼神在小电视和碟片上游离,满脑子都是刚才的那双桃花眼,脑内的形象却不是那只狐妖。

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掏出来一看,是司空千阳发来的短信:七点到车站,来接我。

霸道!我能不能拒绝!

司空望月快速回了一条,没几秒手机又震动了起来。

不能。

似乎眼前已经浮现出司空千阳打字时候唇角微微翘起的表情,司空望月撇嘴,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六点四十了,决定先绕道去车站。

走出店门的时候他突然顿了顿又折返回去,从一排黑色的碟里面抽出一张,问:“能不能给我找个高大上一点的空白壳子?”

“真是个奇怪的要求,”睡眼惺忪的娃娃脸老板从里间走了出来,“加壳子五十块。”

司空望月有点无语地看着标签上面的“通通十块,第二张半价”,挥了挥手里的零钱:“十五,多了没有。”

“行,我再送你朵花。”

娃娃脸老板爽快地答应了,在纸箱子里翻找他要的东西。

“……你不是卖碟的吗?”

“隔壁花店是我姐姐开的,现在生意不好做,总要搞搞促销啊。”

“……”

这个时间的车站人不算少,拿着一朵白玫瑰穿着校服的司空望月站在那里格外显眼。他按了按鬓角翘起来的头发,想要无视背后探询的目光,无意识地按亮手机屏幕看看时间又关上,莫名其妙的焦虑。

七点三十分。

环顾四周没有看到哥哥的身影,明明已经在联系人里面翻找出司空千阳的电话,但是司空望月就是固执地不肯按下,反常的是,司空千阳也没有给他打来电话。

是不是已经回去了?司空望月背靠着栏杆开始胡思乱想,还是说是一个过分的玩笑?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他又立即按了下去,只好翻开手机里的相册,一张张地翻照片解闷。

他的相册里大多数是BBS上每月评选的漂亮女生的照片和自拍,仅有的几张司空千阳的照片还是翻拍的证件照和视频时候的截图。

手指停在截图上,点了点司空千阳的额发,照片瞬间放大,他眼镜上的反光映出的图像也看地十分清楚,正是笑地没心没肺的司空望月。

翻来翻去都没几张新照片,翻累了的司空望月索性给他发了条短信:我要饿死啦!!!后面是个大哭的颜表情。

按下发送键司空望月就伸头到处张望,站台里面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还是没有司空千阳的身影。

“还不来……”

司空望月小声嘟囔着,还饿着肚子的他有点生闷气,不高兴地按下了熟悉的名字,听筒里传来优雅的女声。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评论
热度(4)

© 今朝啼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