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啼鸟

无谓的迂回思考只会钝了剑。
若想取胜,就应该更简洁的看待宿命。

【七三】借我(一)

标题:借我

等级:PG-13

CP:七三 酋萦

原著:天下3

设定:南海和乱葬岗时期混合设定,大小凯枫共存于一个身体

声明:角色属于原著,西皮配对自由

警告:作者私设不代表立场,仅为自嗨产物,三观不同为正常现象,及时点×,快乐你我他

——————

楔子

凯枫开始感觉到一阵眩晕,并伴随着呕吐反应。他在血池里沉浮,痛感被放大了数十倍,一直重复着掉下悬崖到肉体死亡这段时间内的感受。

这里是地狱吗?凯枫看到一个面容可怖的红发男人蹲在血池边,小声问他。

“你看那边——”红发男人冷笑,凯枫睁大迷茫的眼睛,顺着引导,他看到自己的身体躺在石台上,犹如献祭的牲畜。“他们夺走你的身体,将你的魂魄一分为二。”

“所谓善念,留在了剑阁,等待着超度。”

“所谓恶念,也就是你,放进血池炼为魂衣,用来保护魔君的魂魄,以免放进容器的时候出现排斥反应。”

“可怜的小家伙,被最亲近的人视为异端抛弃,就连皮骨都要被强行夺走,现在你的心里是否非常悲伤?你又做错了什么?”

凯枫微张着嘴,痛苦令他无法发声,加倍的痛感伴随着加倍的苦涩。

是啊,我又做错了什么?

“你怨恨吗……如果不是陆南亭,如果……他没有松开手——”

萨昙手指上缠绕着束缚怨灵的红线,语言蛊惑着这个幼小的怨灵,使他产生更多的怨气,红线缓缓滑进血池,像蛇一样游走在里面。

“失重的感觉……很难受吧?什么也抓不住,只能往下坠落……坠落……”

“你渴望有人来救你,你害怕被抛弃,甚至开始求神。”

“但是你死了。”

重重砸在地面的痛感被放大了数十倍,骨头被打碎重组,一直重复,不断重复,凯枫忍不住哭了起来。

“好痛啊……陆师兄……江师姐……”

红线缠成一个茧,缠地他透不过气,凯枫感觉自己正在被岩浆灼烧,皮肉都要烂掉。灵魂泡在血池里,痛觉比肉体上的更为深刻,凯枫此刻痛极了连哭都哭不出来,他感觉自己很快就要魂飞魄散。而他的身体静静躺在“祭台”上,等待着重生。

“怨恨吧……恨是这个世上最为强大的力量!”

萨昙收紧了手指,看着怨灵的怨气即将凝成实体,血池一片乌烟瘴气,他却忍不住笑了。萦尘紧锁着眉头,小心翼翼捧着一团雾气,雾气在指间缓缓流动着,仿佛是一颗心脏在跳动。

“萨昙你还有多久?我的时间不多了!”

“急什么!”

萦尘焦虑地看着那团雾气,只想快点尘埃落定。趁着萨昙分神的功夫,凯枫突然挣脱咒茧,用自己仅剩的力量,为他的身体设置了一个无法破解的“惩罚”。

这一定是一个绝妙的恶作剧,他开心地想着,一旦产生痛心和爱意,只会让这个“惩罚”更加牢固。

萨昙在暴怒下直接打散了怨灵凯枫,而这个“诅咒”并没有如愿消失。在魂飞魄散的最后时刻,他露出了一个,在剑阁从未有过的狡黠笑容。

(一)

张凯枫从少年时期,就感觉自己的身体里还有另一个人。这种感觉非常强烈,这个人引导着他的怨恨,恨意装满了胸腔,爱意还未认真感受过就被挤了出去。

在南海滨,张凯枫让人传话给弈剑大师兄,那个人就冒了出来,他主导了张凯枫。张凯枫茫然地看着传话的幽都魔君,仿佛成了一个旁观者。

张凯枫看到了自己脸上的表情,仿佛非常愉悦,笑着说:“你就问他,十八年前,君何愧。”

张凯枫反反复复咀嚼着这句话,感觉口腔里面充满了发酸的苦味,头一次产生了迷茫。

他听到了身体发出的恸哭声。

触发“惩罚”的钥匙是一句话,萦尘无法破解具体的内容,只能克制自己不对张凯枫吐露任何关心和关于爱的话语。

张凯枫记得他还在北溟的时候,漂亮的少女悄悄对他倾诉爱慕之情,明明是别人把真心捧过来,自己却痛得如同心口被打碎。他发现“惩罚”本身就是“爱”,任何人的爱都会让自己痛不欲生。

于是就产生了一个怪圈,在张凯枫成长的过程中,哪怕是羯,都只是恭顺的说:我臣服你。

张凯枫擅长忍受痛苦,却又不擅长忍受痛苦。一旦触发“惩罚”,就像是枕头里藏的细针,不停地刺伤他。这个时候,另一个人就会冒出来,蜷缩成刺猬形态和张凯枫靠在一起,他痛,也要让张凯枫一起痛。

“爱”所产生的痛苦更像一个暗示,只要有人对张凯枫说出那句话,爱意就会和死亡的痛苦并存,确定爱上他,就会失去他。

这是一个秘密,也是一个死穴。

只要说出就无法挽回,萦尘绝不允许任何人触发这个“惩罚”的最终形态。

最好是永远无法生效。


评论(1)
热度(6)

© 今朝啼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