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啼鸟

无谓的迂回思考只会钝了剑。
若想取胜,就应该更简洁的看待宿命。

【莫宋】莫宋相性一百问

旧文搬运,私设年龄差6岁

——————————

忆菡:“非常高兴能请到小宋掌门和莫宗主~那么闲话少说,直接进入正题。第一个问题,请问您的名字?”


宋:“宋屿寒。”


莫:“莫道然。不过在青云宫的时候很多人叫我螃蟹道长,换了衣服之后就很少听到了。”


宋:“有这回事吗?”


莫:“不要在意细节。”


忆菡:“咳咳……第二个问题……年龄是?”


宋:“在下已过而立之年。”


莫:“屿寒在我心里永远十八岁。”


忆菡:“你们……不过莫宗主比小宋掌门年长六岁,想必会有带弟弟的感觉~”


莫:“忆菡姑娘你的语气似乎有种莫名的愉悦……”


忆菡:“下个问题……性别是?”


宋:“男。”


莫:“其实我不介意你叫我莫师姐,在偶尔情绪比较激动的时候……”


宋:“= =就算你是女子,按照辈分我还是该叫你师叔!”


莫:“噢……性别同屿寒一样。”


忆菡:“噗……【拿小本子记录】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宋:“应该……像母亲多一点,母亲是个很温和的人。”


莫:“沉稳吧。”


忆菡:“那么~对方的性格?”


莫:“屿寒是个非常固执的人。”


宋:“莫师叔亦然。”


忆菡:“我以为莫宗主会说小宋掌门安静淡泊,两个固执的人岂不是会非常辛苦?”


莫:“毕竟他在我心里是不同的,辛苦倒也未必,我和屿寒大部分时间都是琴瑟和鸣,除了……换姿势的时候会产生些许分歧。”


宋:“……”


忆菡:“莫宗主还真是坦诚!下个问题~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宋:“五六岁的时候吧,父亲抱着我去膳宗,刚好碰到在那里扫地的莫师叔。”


莫:“屿寒满月的时候,在下去找素蕊师嫂讨糖吃。”


忆菡:“一个比一个小……看来是从小培养的竹马之情?那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宋:“因为眉心的朱砂最初以为是个小师姐……”


莫:“一直吐口水泡。”


宋:“莫师叔是觉得我像金鱼?”


莫:“明明是锦鲤。”


忆菡:“那拜了小宋掌门会转运么?”


宋:“你可以试试……”


忆菡:“咳……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宋:“温柔。”


莫:“只要是屿寒我都喜欢。”


忆菡:“可是据我所知,莫宗主在其他弟子面前并不温柔。”


宋:“某些方面。”


忆菡:“秒懂!讨厌对方哪一点?”


莫:“和陆南亭接触。”


宋:“只要涉及到陆兄就会出现的腹黑。”


莫:“我这是防患于未然。”


忆菡:“可是陆掌门不是已经有……”


莫:“哼!那他三番两次送屿寒小菊花,还当着我的面送,当真以为我太虚观没人了?”


忆菡:“莫宗主冷静!下个问题!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宋:“甚好。”


莫:“如果屿寒不抽我蓝的话。”


忆菡:“您怎么称呼对方?”


莫:“屿寒。”


宋:“对外是莫师叔。”


忆菡:“对内呢?”


宋:“道然哥哥。”


忆菡:“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莫:“道然,或者夫君。”


宋:“只要不是小宋公子,都可以。”


莫:“宋掌门。”


宋:“……”


莫:“屿寒今晚上我们吃什么。”


宋:“喝西北风。”


忆菡:“莫宗主不要告诉我你放白虎出来是手滑!”


莫:“知我者,忆菡姑娘也。”


忆菡:“……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莫:“青麒。”


宋:“白虎。”


忆菡:“原因呢?”


莫:“青麒擅瑞雨术。”


宋:“白虎喜欢吃肉。”


忆菡:“……又是秒懂……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宋:“剑穗。”


莫:“糖人。”


宋:“当初你可是一个糖人就把我骗的团团转。”


莫:“明明是两个。”


忆菡:“看来小宋掌门不是很满意的样子……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宋:“六味地黄丸。”


莫:“我晚上节制点。”


忆菡:“咦~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宋:“面对陆兄的时候还是不要把敌意表现的那么明显,影响了两派的团结就不好了。”


莫:“屿寒指的是剑阁小流氓经常来道观约会道长的团结吗?”


宋:“还有女流氓来约会道姑。”


忆菡:“你们看着我干什么!虽然我也是太虚门下……您的毛病是?”


宋:“比较闷。”


莫:“偏执。”


忆菡:“对方的毛病是?”


宋:“认定一件事不会更改。”


莫:“闷骚。”


宋:“?!”


忆菡:“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莫:“收下陆南亭送的菊花。”


宋:“你说这件事的时候。”


忆菡:“那……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莫:“提起陆南亭。”


宋:“……你吃什么飞醋。”


莫:“你看吧。”


忆菡:“二位冷静,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莫:“吃干抹净。”


宋:“言之有理。”


忆菡:“果然最坦诚的还是莫宗主……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莫:“房顶。”


宋:“地落窟那里的房顶。”


忆菡:“二位好情趣!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莫:“我记得屿寒的眼睛很亮。”


宋:“风也很大。”


忆菡:“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莫:“陪你去看流星雨。”


宋:“并没有流星雨……吹了一夜冷风,一直在讨论太虚观的局势。”


忆菡:“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莫:“还在中原的时候屿寒喜欢去珍兽苑那里的紫藤萝花架。”


宋:“后来莫师叔在新太虚观给我移栽了一片木绣球。”


忆菡:“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宋:“如果莫师叔不嫌弃屿寒的手艺。”


莫:“君子远庖厨。”


宋:“突然想吃莫师叔做的肉羹。”


莫:“我不是君子。”


忆菡:“莫宗主十分迁就小宋掌门呢,那刚开始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宋:“是在下。”


莫:“屿寒的确比在下勇敢太多,无论是哪方面。”


忆菡:“如此……您有多喜欢对方?”


宋:“难以描述呢。”


莫:“比屿寒多一点。”


忆菡:“那么,您爱对方么?”


宋:“这是自然。”【毫不犹豫】


莫:“恩,我也爱屿寒。”


忆菡:“小宋掌门怎么突然脸红了?”


宋:“天气太热,难免体内有火气浮于皮面。”


忆菡:“不热啊……下个问题,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莫:“唤我道然哥哥的时候。”


宋:“再来一次……”


忆菡:“二位真是伉俪情笃,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莫:“屿寒幸福就好。”


宋:“并不会有这个可能。”


忆菡:“小宋掌门为何这么自信?”


宋:“是自负吧(笑)。”


忆菡:“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莫:“可以。”


宋:“莫师叔竟然毫不犹豫地……认为我会变心?”


莫:“那以后屿寒不要和陆南亭见面可好?”


宋:“好酸……”


忆菡:“我们忘记这个问题吧!下个问题是~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莫:“再等一会就回去找他。”


宋:“应该是出了什么事,不然青云是摆设么,不能拿来传信要它何用。”


莫:“我记得青云已经被少白炖了鸽子汤。”


宋:“……”


忆菡:“竟然有专用的传信工具,真的不是糯鸡鸭么!”


莫&宋:“不是!”


忆菡:“好吧……对方性感的表情?”


莫:“死咬着唇不肯叫出声的时候。”


宋:“替我挨打的时候。”


忆菡:“小宋掌门竟然有抖s的倾向……”


宋:“太虚切开都是黑的。”


莫:“那我呢。”


宋:“你肚子黑。”


忆菡:“那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莫:“屿寒对我笑的时候。”


宋:“只要莫师叔深情地看着我,就会莫名的……”【偏过头去】


忆菡:“有对对方说谎吗?擅长说谎吗?”


莫:“并不想对屿寒隐瞒什么,没有说谎的必要。”


宋:“但是你钱庄密码告诉我的是错的。”


莫:“……哪个钱庄?”


宋:“?!”


莫:“咳……晚上我把私房钱拿出来。”


忆菡:“果然藏私房钱是每个男人都有的经历吗……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莫:“铲除屿寒不喜欢的那些。”


宋:“能见到莫师叔。”


忆菡:“曾经吵架么?”


莫:“因为邪影的事情产生过分歧,应当不算吵架……”


宋:“没有。”


忆菡:“都是些什么吵架呢……这个问题跳过,连吵架都没有会不会太恩爱了?”


莫:“并不会。”【doge脸】


忆菡:“之后如何和好?”


莫:“拉拉手就和好了。”


宋:“同上。”


忆菡:“……我为什么要进行这个对话……下个问题……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莫:“难道不是兄妹?”


忆菡:“=口=!!!”


宋:“不是说恋人都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妹吗。”


忆菡:“你们……”


莫:“屿寒懂我。”


忆菡:“莫宗主也是很懂的样子……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莫:“屿寒需要我的时候。”


宋:“莫师叔说会为了我惜命的时候。”


忆菡:“为什么会有种心酸的感觉。下个问题,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宋:“喜欢的就要去争取。”


莫:“默默陪伴就好了。”


忆菡:“这种反差萌,暴露了二位的属性……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莫:“屿寒成亲的时候。”


宋:“莫师叔死的时候吧……”


莫:“既然说了会为屿寒惜命,定然会一直陪着屿寒。”


忆菡:“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莫:“紫藤萝,有小毒。”


宋:“木绣球,主治心热惊悸,烦躁。”


忆菡:“真的不是根据穿的衣服颜色来决定的吗?”


宋:“那陆兄难道是……蓝色妖姬?”


忆菡&莫道然:“噗……”


忆菡:“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宋:“没有。”


莫:“用白云道长的名义给陆南亭送过巴豆,上面模仿屿寒的笔迹写的是香辣豆。”


宋:“?!”


忆菡:“小宋掌门冷静!白虎真的会咬死人的!下个问题,您的自卑感来自?”


莫:“在下并不觉得有其他人配得上屿寒。”


宋:“(笑)看来莫师叔并不自卑。”


忆菡:“那小宋掌门呢?”


宋:“应当是当年父亲背着恶名遁入太古铜门。如果没有莫师叔的支持,只怕在下无法重建太虚观。”


莫:“屿寒……”


忆菡:“那……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莫:“不曾公开。”


宋:“实际上大家都知道而且默认了,包括父亲。”


忆菡:“因为莫宗主太高调了吧……”


莫:“不盖章的话,被抢走怎么办。”


忆菡:“=口=……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莫:“承君此诺,必守一生。”


宋:“无论遇到怎样的危难,我们都将站在一起。”


忆菡:“那么~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莫:“攻。”


宋:“恩。”


忆菡:“小宋掌门还真是言简意赅……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莫:“攻方会比较辛苦,所以……”


宋:“莫师叔今晚在下面可好?”


莫:“换个姿势也是种情趣。”


宋:“……”


忆菡:“所以怎么样小宋掌门都是反攻不了的节奏……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莫:“还好,如果岳……前掌门师兄能多给我几天假期就更好了,总觉得他对我有种莫名的敌意。”


宋:“小别胜新婚。”


忆菡:“哦~下面的问题比较羞羞,请二位一定要坦诚相对~初次H的地点?”


宋:“呃……”


莫:“小黑屋。”


宋:“哪来的小黑屋?”


莫:“你房间不是有个地下室。”


宋:“那明明是通往山门的暗道……”


忆菡:“居然是在……小宋掌门的房间么?那当时的感觉?”


宋:“痛……”


莫:“当时被邪影侵蚀神智,实际上不太记得了……”


宋:“……邪影难道不是你内心的真实欲望?”


莫:“看来我内心一定是心心念念想要吃掉屿寒。”


宋:“……”


忆菡:“感觉不太美妙的初次呢……当时对方的样子?”


莫:“柔弱的美人。”


宋:“头发冒绿色的火焰,眼睛一个生在顶门上,一个长在下巴上。鼻子,一孔朝天,一孔向地,耳朵,一个在前边,一个在后边。”


忆菡&莫道然:“!!!!!”


莫:“屿寒,那是夜叉!”


忆菡:“能感受到小宋掌门冲天的怨气……”


宋:“参考莫师叔邪影的样子。”


忆菡:“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莫:“屿寒,我会对你负责的。”


宋:“从我身上起来!”


忆菡:“无比正常的走向……”


宋:“一点也不正常。”


忆菡:“但是二位现在十分恩爱,关系也十分稳定,每星期H的次数?”


莫:“看情况……”


宋:“并不固定……”


忆菡:“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宋:“两次。”


莫:“一次三天。”


忆菡:“=口=!!莫宗主好体力……”


宋:“……突然觉得肾好痛……”


忆菡:“那么,是怎样的H呢?”


莫:“能让屿寒感到愉悦的我都可以尝试。”


宋:“总觉得你又想出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莫:“屿寒,你听说过冰火两重天吗。”


宋:“……”


忆菡:“咳咳,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宋:“后颈。”


莫:“脖子。”


忆菡:“总觉得十分难以名状……那……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莫:“没有最……其他地方尚♂待♂开♂发。”


宋:“锁骨。”


莫:“其实我的【马赛克】也很敏感。”


忆菡:“噫……好污……”


莫:“(笑)忆菡姑娘见多识广也会觉得污吗?”


忆菡:“下个问题……用…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莫:“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忆菡:“你……你知不知道你在玩火?”


莫:“坐上来,自己动。”


宋:“莫道然你最近看的什么书!”


莫:“啊……忆菡姑娘的书架,刚刚我翻了两本。”


忆菡:“小宋掌门你看我的眼神不对劲啊!”


宋:“错觉。”【扶额】


忆菡:“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莫:“~”


宋:“= =!”


忆菡:“……好……好的,我知道了……”


莫:“忆菡姑娘真是冰雪聪明。”


忆菡:“并不觉得是夸奖……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宋:“因为是住一起的,基本上都是在房间。”


忆菡:“哦~那还有特殊情况?”


莫:“偶尔换个地方也不错。”


忆菡:“您想尝试的H地点?”


莫:“云♂华♂殿。”


宋:“和莫师叔一样。”


忆菡:“果然小宋掌门是闷♂骚么~怎么突然开始期待起来了……”


莫:“(笑)我也很期待呢。”


忆菡:“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莫:“屿寒每天都要沐浴,如果是H会增加一次,散发着清香的美人实在是容易情不自禁。”


宋:“这不是你经常把我按在浴桶里的理由……”


忆菡:“H时有什么约定么?”


宋:“不可白日宣淫。”


莫:“日后再说。”


忆菡:“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宋:“没有。”


莫:“没有。”


忆菡:“所以二位的初次真的都是……”


莫:“我和陆南亭那种已婚男人不一样。”


宋:“闭嘴。”


忆菡:“对于「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莫:“反对,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是不会伤害他的。”


宋:“这种人应该只爱自己。”


莫:“也可能是收集癖。”


宋:“……”


忆菡:“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您会怎么做?”


莫:“我是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的。”


宋:“假设。”


莫:“一般人也打不过你……”


宋:“请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莫:“……我的心魔要发作了。”


忆菡:“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宋:“刚开始会……现在都是坦诚相对的状态。”


莫:“以前那个害羞的屿寒一去不复返了,还真是怀念呢。”


宋:“噢……你今晚上睡客厅,我很害羞。”


莫:“我刚刚失忆了。”


忆菡:“如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莫:“屿寒,你先告诉我,你有几个好朋友?”


宋:“陆兄算一个。”


忆菡:“我们换个话题……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莫:“共同进步。”


宋:“你这是说自己不行的意思。”


莫:“明明屿寒经常喜极而泣。”


宋:“……那是情不自禁的生理性泪水!”


忆菡:“那么对方呢?”


宋:“如鱼得水。”


莫:“……水乳交融?”


宋:“融会贯通。”


莫:“通……”


忆菡:“二位似乎跑题了……”


宋:“习惯就好。”


忆菡:“那……在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莫:“只叫我的名字就好。”


宋:“同上。”


忆菡:“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宋:“闭着眼睛。”


莫:“说来话长。”


忆菡:“难道很难描述吗?”


莫:“因为每一种表情都很喜欢。”


忆菡:“您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莫:“不可以,会硬不起来。”


宋:“可是你我并不算恋人关系。”


莫:“夫人不要调皮。”


忆菡:“您对SM有兴趣吗?”


莫:“没有。”


宋:“之前不是试过丝带和兽耳?”


忆菡:“我好像发现了什么……”


莫:“(笑)忆菡姑娘把这段掐了,回去我帮你推销你的本子。”


忆菡:“……下个问题,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莫:“应该是做过头了。”


宋:“……谜の自信。”


莫:“屿寒你刚刚说什么?”


宋:“没说什么。”【喝茶】


忆菡:“您对强奸怎么看?”


莫:“斩妖,退鬼,符惊,还有什么呢……最好慢慢折磨。”


忆菡:“是跟前掌门学的法子么……”


宋:“莫师叔听说过四符惊么。”


忆菡:“其实我觉得小宋掌门是芝麻汤圆……”


宋:“过奖。”


忆菡:“并不是什么夸奖的话!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


宋:“吊胃口。”


忆菡:“比如?”


宋:“你求我啊~”


忆菡:“我求你啊~”


宋:“不,我的意思是,莫师叔喜欢这么说。”


忆菡:“总觉得被摆了一道。”【擦汗】


莫:“我说过屿寒是很闷骚的。”


忆菡:“(点头)在迄今为止的H中,最令您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宋:“玄龟的背上,还是在麒麟经常饮水的山涧处。虽然是半夜,但是依然担心会被人看到,夜寒露重,实在是不太美妙。”


忆菡:“野战!”


莫:“一时情难自抑(笑)。”


宋:“总之是个很难忘的经历。”


忆菡:“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莫:“有。”


宋:“没有。”


莫:“主动投怀送抱也算。”


宋:“那莫师叔还真是经不起诱惑。”


莫:“(亲脸)是经不起你的诱惑。”


忆菡:“二位请矜持一点!那时攻方的表情?”


宋:“愉悦。”


莫:“愉♂悦。”


忆菡:“攻方有过强暴的行为吗?”


宋:“应该也许大概是……”


莫:“然而未必不见得。”


宋:“有。”


莫:“这都是些什么问题……”


忆菡:“虽然第一次不太美好~但是后来二位不也是琴瑟和鸣了么~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宋:“自愿的成分多一点。”


莫:“屿寒受苦了。”


忆菡:“对您来说,「作为H对象」的理想是?”


莫:“我的理想,现在就坐在我身边。”


宋:“理想已经实现。”


忆菡:“现在的对方符合您的理想吗?”


莫:“当然,小时候就一直希望能娶像屿寒一样的女子。”


宋:“去掉女子。”


莫:“恩,希望能娶屿寒。”


宋:“掌门夫人的位置还一直空缺。”


莫:“那屿寒觉得我符合你的理想吗?”


宋:“这个问题很无聊。”


莫:“噢……”


宋:“你就是我的理想型。”


忆菡:“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莫:“偶尔使用是情趣。”


宋:“所以你经常拿拂尘的理由是这个?”


莫:“我什么也没说。”


忆菡:“您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


莫:“屿寒的第一次自渎和第一次……都是在下接收的,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笑)。”


宋:“两个都是第一次的人,在一起后果非常惨烈。”


忆菡:“哦~其实我比较好奇第一次自渎被莫宗主接收是什么情况~”


莫:“这个嘛,岳父没有教屿寒的内容,在下代劳了下而已。”


宋:“这样的黑历史就不要说出来了。”


忆菡:“直接改口叫岳父了吗?”


莫:“忆菡姑娘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


忆菡:“下个问题……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莫:“这是自然,从一而终是个好习惯。”


宋:“是……”


莫:“所以我是屿寒的初恋吗?”


宋:“完全感受不到陆兄所说的初恋的难忘……”


莫:“他自己的感情都没捋干净。”


忆菡:“您最喜欢被吻到哪里呢?”


莫:“只要是屿寒,哪里都可以的哟~”


忆菡:“莫宗主你的画风突变啊!”


宋:“嘴。”


莫:“~”


忆菡:“那您最喜欢亲吻对方哪里呢?”


莫:“后颈。”


忆菡:“诶?”


莫:“会有种宣誓主权的感觉。”


宋:“眼睛。”


忆菡:“是希望莫宗主一直看着你么~”


宋:“也可以这么理解。”


莫:“更深层次的意思,我们回去慢♂慢♂理♂解。”


忆菡:“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宋:“适当的回应吧。”


莫:“这个时候只需要【马赛克】就可以了。”


宋:“……”


忆菡:“H时您会想些什么呢~”


莫:“只能想着屿寒。”


宋:“大脑一片空白。”


忆菡:“默默开始脑补了起来……一晚H的次数是?”


莫:“屿寒精神好的时候会梅开二度。”


宋:“……纵欲伤身,一次就好。”


忆菡:“H的时候,衣服是您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呢?”


宋:“莫师叔似乎很享受解开我衣服的过程。”


莫:“什么时候屿寒帮我脱一次呢?”


宋:“太复杂,不想动。”


莫:“不试试怎么知道?”


忆菡:“这样的话题等回去你们慢慢说吧……对您而言H是?”


莫:“忆菡姑娘你听说过双修吗?”


宋:“不要把这种事说的这么修身养性。”


莫:“也对,更像是……有剧毒的五石散。”


宋:“莫师叔的意思是会身体燥热,不能控制吗?”


莫:“还是随性一些好。”


忆菡:“访谈马上就结束了~请二位回答最后一个问题~请对恋人说一句话。”


莫:“屿寒,今晚上我们吃什么?”


宋:“既然来到中原不如顺道去拜访父亲。”


莫:“并没有带礼物来。”


宋:“那我们四处逛逛吧。”


莫:“听闻珍兽苑的紫藤萝新搭了花架。”


宋:“甚好,忆菡姑娘,有缘再会。”


忆菡:“(挥舞小手帕)二位有空常来玩啊~”


访谈结束。

评论
热度(3)

© 今朝啼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