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啼鸟

无谓的迂回思考只会钝了剑。
若想取胜,就应该更简洁的看待宿命。

【七三】你们不在的时候武器都聊些什么?

幽都王是个喜欢开会的人。

但是幽都王又是个多疑的人,为了配合他想一出是一出的脾气,开会的官员一律不得佩带武器,副手也不行。

天枢院的武器都堆在沈千愁的药筐里,端端正正的摆在北斗茶歇区,远远看去,像是回收旧家具。鬼太子的棺材占地面积最大,也常有人偷偷摸摸想去借位置放点自己的东西,结果被棺材里的小鬼抓着吸血。幽都三巨头的待遇就格外不一样,单独开了个雅间,专门放他们的剑。

而其他人大抵没有这几位的地位高,武器的属性也不见得比天域高多少,只得随便堆在角落,每次开会都心不在焉,盼着不要被人误拿去了——当然被偷去做拓本卖的,也不少。

开会的次数多了,武器们就开始发展自己的交际圈。鬼切和马王爷的刀总是靠在鬼太子的棺材上吵架,鬼知道邪靡的鬼切怎么会偷渡到幽都……这个时候鬼太子棺材里的小鬼就会爬出来反驳:“我又怎么知道嘛!”

鬼切是典型的荒火脾气,看到一些明显拓了外观的武器,总会用很欠揍的语气说:“这个拓本是我以前砍过的。”

“要不是马王爷,你早就被彤拿去拓了。”

江独今的卷轴冷冷的说。

邪靡被封印的时候,彤还是小师妹,鬼切想起以前每次见到彤的时候,邪靡就把自己抓的很紧,手心都捏出汗水。

“呸!不准诋毁我教掌门!”

相比较于外面的菜市场,雅间里就平和很多。

黑玄剑和上邪剑坐在一起喝茶。

眷夫人:“你有孩子吗?”

靖玄:“……没有。”

眷夫人:“这么年轻,真是可惜了。”

靖玄:“……”

眷夫人:“有个孩子,就有了念想,我看着观儿,就想起陛下。”

靖玄:“我看着玉,也会想起剑阁。”

天逸江湖远:“我看着主人,就想起他黑过的金玉。”

和其他两个人不同,张凯枫的剑是直接开的金玉,从大禹换到天域。上钻那天,系统一直刷屏:

天下惊闻!张凯枫把[天逸江湖远]加护到15,从此世间又多了一件神兵利器!

天下惊闻!张凯枫把[天逸江湖远]加护到16,从此世间又多了一件神兵利器!

天下惊闻!张凯枫把[天逸江湖远]加护到17,从此世间又多了一件神兵利器!

天下惊闻!张凯枫把[天逸江湖远]加护到18,从此世间又多了一件神兵利器!

天下惊闻!张凯枫把[天逸江湖远]加护到19,从此世间又多了一件神兵利器!

天下惊闻!张凯枫把[天逸江湖远]加护到18,从此世间又多了一件神兵利器!

天下惊闻!张凯枫把[天逸江湖远]加护到17,从此世间又多了一件神兵利器!

天下惊闻!张凯枫把[天逸江湖远]加护到18,从此世间又多了一件神兵利器!

……

至今这把剑还是18钻。

天逸江湖远显得不太高兴:“我知道他为什么执着,因为上20系统会全服通告,所有人都能看到他的名字。但是他的运气总是差一点,每次都差那么一点。”

靖玄和眷夫人都沉默了。

直到会议快结束的时候,眷夫人才幽幽说道:“他的运气,可不差呢。”

七夜高兴的时候屈指可数。

幽都王失踪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了,幽都三巨头重新聚在一起,七夜明显是高兴的,但是他的脸上没有表情,也没有多说一句话。玉玑子抱着黑玄剑大声说着回中原时候的见闻,还为七夜带来了成王的礼物。

玉玑子看着七夜,而七夜,看着张凯枫。

“玉玑子,你什么时候去一趟弈剑听雨阁?那里还有我藏的东西。”

张凯枫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眷夫人明显感觉到七夜的情绪变了,但是他什么也没有说。

晚上的时候,张凯枫在奈何桥上舞剑,拓本换成了长鲸,剑身在月光下闪闪发光。七夜就站在桥的入口,虚无缥缈的灵魂们从身旁彳亍而过。

这是他们认识的第十年。

“我记得那天的月色很美,观儿躲在影子里看他,可是影子哪里能遮得住?”

眷夫人露出一个温和的笑意。

“他在桥上看月光,看流水,甚至还看了剑纹,最后把我丢进了水里。”

天逸江湖远声音低沉,非常不高兴。

后来七夜踩进满是死魂灵的忘川河水里,把张凯枫的剑捞了出来,同上邪放在一起。

墨姬拖着厚重的裙摆从门口路过,两把剑立刻停止回忆,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天逸江湖远也是有剑灵的,比剑阁的剑奴还要漂亮,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她真漂亮。”

天逸江湖远发出由衷的赞美。

“她其实很温柔,只是很多事情,都是张凯枫陪着观儿去做的,”眷夫人的语气软了下来,“哎,说的我都要哭了!”

“嘘,萦尘来了。”

萦尘是和七夜一起进来的。她和张凯枫的眉眼相似,笑起来格外像。

“我来拿他的剑。”萦尘的声音很轻,尾音都带了笑意。

天逸江湖远小声对眷夫人说:“你瞧,我就知道主人不会丢下我的。”眷夫人用气声回它:“你走了可就没人陪我聊天了。”

“剑在水底。”

“水底只有尸体。”

“那就是被流水带走了。”

“可是他告诉我,剑,在你这里。”

七夜不说话了。

两把剑也没有说话,空气里只有细微的呼吸声。萦尘真的很喜欢笑,她笑意盈盈的看着七夜说道:“你不想给我么?那让他自己来拿如何?”

七夜没有说话,不答应也不拒绝。

很快萦尘也走了,七夜没有送她,反而坐在屋子里沉思,两把剑就在旁边陪着他。天逸江湖远也在沉思,如果没有七夜,现在它可能还躺在冷冰冰的忘川河里。

它悄悄对眷夫人说道:“哎,要是他留在这里,我就不用走了。”

“谁?”

七夜听到了,明知故问。

“是大傻瓜!”天逸江湖远大声说。

七夜停止了无意义的沉思,笑了起来。


评论
热度(12)

© 今朝啼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