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啼鸟

无谓的迂回思考只会钝了剑。
若想取胜,就应该更简洁的看待宿命。

梗——妩媚追爱记

私设众多,为梗服务,只有脑洞,挖坑不填。
【妩媚追爱记】
张凯枫有洁癖,以及强迫症。
酋难得的赞同了这个观点,吃饭的碗筷至少用沸水烫三遍,衣柜里挂了一排供他随时换洗的白正阳——这是魔君的象征,不会存在除了白正阳以外的衣服,就连发带的长短差距都有严格的数值把控。
所以当张凯枫被喷了一身口水的时候,酋更多的是幸灾乐祸。
特别是罪魁祸首还是黄泉不系。
这是一个意外,七夜抱着他的上邪发誓。当然这个意外并不顺着主人的台阶下,反而开始干呕,并成功把一只乌贼吐进毛茸茸的正阳肩里。
然后墨汁喷了张凯枫半张脸。七夜面不改色:这也是一个意外。
张凯枫冷着脸,一把揪过黄泉不系的龙须,可怜晕头转向的乌贼还没透口气,又被他给塞了回去,酋简直想为他从哪来回哪去的作风起立鼓掌。
黄泉不系这下就不止干呕了,干脆跳进湖里洗胃去了。
意外?
张凯枫挑眉。
一张俊脸变成了黑白魔君,七夜耸肩,干脆把自己的脸也贴过去染了色。
当然。
七夜抱着上邪,一本正经。
令酋惊掉下巴的其实是另一件事。
七夕佳节眷侣成双,酋也给心上人送了桃花笺,里面的内容当然让他好生费了一番脑筋。
传送情意的架子上挂满了木牌,酋特地选了个人多的时候,想趁人不注意把自己的也挂上去。
堂堂无寐侯,自然不能跟那些小姑娘一样光明正大,情缘的事情,怎么能叫心里有鬼?
也许是阎罗王听到他心底的叫嚣反驳,就在木牌刚挂上最高处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萦尘卿卿?
心里有鬼的无寐侯正正好撞上了审判众鬼的朔方城主。
酋的脸顿时走马灯似的红了又绿,绿了又黑,那七夜旁边怎么站了个白发青年,好巧不巧穿了一身化成灰他都认得的白正阳,可不就是那萦尘卿卿的亲儿子,重度洁癖的幽都魔君,张凯枫!
啧。
张凯枫倒也不多话,拉着七夜去了他处,只留下个意味深长的语气词。
酋恼羞成怒正要拂袖而去,突然回过味来,这俩人怎么驴唇怼上马嘴,一起过节了?

评论

© 今朝啼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