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啼鸟

无谓的迂回思考只会钝了剑。
若想取胜,就应该更简洁的看待宿命。

【人物传】司空望月人物传传记

你说毕生所愿:

归档用。
“你说必生所愿,我当然要来听。”

一、童年
狐宫之中,司空望月百无聊赖地靠着朱栏,远远望着夜景发呆。朱栏边堆着数不清的玩具,可他连看都不看。狐后看他闷闷不乐,上前摸了摸他的头,“为何如此百无聊赖?难道有什么心事?”望月扁扁嘴,做出一副过尽千帆的样子,“唉,活得久啦,见什么都觉得不新鲜,腻啦。”说罢装模作样地瞟了一眼自己的玩具,又颇具暗示意味地望了母后一眼,摆明了是在卖萌做秀,讨新玩具。
狐后忍不住笑了,“好好好,母后这就叫狸老大来,带些过尽千帆之后仍能看得上的玩具给你,如何?”
“太棒了!”望月直接蹦了起来,“我能叫哥哥一起么?”
狐后面露难色,“这……若是让你父王知道了,是要责罚的。”
望月拉住她的袖子,“不要让父王发现就好了嘛!我好久没见哥哥了,我想念哥哥了!”
望月又是软磨硬泡,又是承诺被父王发现自己会承担全部后果,终于成功把千阳拖了过来。元狸商人也确实带了些好货,是他们从未见过的搞笑木头人,二人一看便捧腹大笑,谁都没注意狐王恰巧经过他们。
狐王勃然大怒,绕过望月,直接责骂千阳,就连上前劝阻的狐后都受了斥责。千阳面色惨白,缩着脖子等父亲教训他,但一个木人却挡在了他们中间。木人挤眉弄眼,姿势笨拙,求饶的模样十分滑稽,一向严肃的狐王都忍不住失笑。转眼,那木人变回了望月的模样。
狐王问:“这幻化之术你是何时学会的?”“偷看哥哥练习的时候跟着学的,哥哥如今都能随意幻化了,我还是只能坚持一会。”狐王听罢,便嘱咐千阳:“幻化之术精通了,就再学别的。”说罢,他便带着他回练习室去了。望月见父亲不再苛责,终于松了一口气,狐后也放松了肩膀,点了点望月的额头:“人小鬼大,这么小就会哄人了,长大不知要招惹多少姑娘为你争风吃醋……”

二、未完之愿
转眼间,狐王最受宠爱的小儿子望月已经成年了,这日是他的成年礼,也是望月和千阳兄弟二人的结契仪式。盛典气氛,本应是开门迎客,但狐宫之内确实守卫森严——从狐宫外来的女子是在太多了,都带着礼物来找狐宫风流倜傥的二公子,恨不能直接把他偷回家去。狐宫众人一番忙乱,临到仪式开始,才发现望月不见了。
狐宫上下倾力寻找,最后还是狐后找到了望月。一向带着笑容的望月竟然难得露出了愁容,正坐在青麟木一角喝酒。狐后追问缘由,望月深深叹了口气:
“今日的仪式上有个环节,是要向青麟木许出毕生所愿。可从小到大,无论是奇珍异宝还是他人关爱,我都所得甚易。我既不用像父亲和哥哥一般守护狐族,也无需如凡人一样担心生老病死之事。前几日大长老要我准备仪式时,我才发觉我对生活竟是毫无所求,不知对青麟木求些什么。”
狐后闻言,竟也沉默许久,“不如这样,母后代你向长老求求情,今日先不行许愿仪式,待你年纪大些,母后便许你去看人生百态,彼时再许愿也不迟。”
听了狐后的许诺,望月才终于打起精神。他与千阳举行了结契仪式,两兄弟沐浴在青麟木的神光中,约定永不相离。仪式之后,望月偷偷向千阳解释了许愿仪式取消的原因。
“再许愿的时候,哥哥可不能借口事务繁忙不来哦!”
千阳宠溺地望着弟弟点点头,“你说毕生所愿,我当然要来听。”

时光荏苒,命运弄人,望月终于重回青麟木许愿之时,已是花狐惨案之后,曾答应为他重办许愿仪式的狐后已经死去,只余望月艺人,对着依然繁茂的青麟木。
望月跪地痛苦,对青麟木大喊:“我的毕生所愿,是母后能回我身边!你不是神木吗?你做给我看啊!”此时的望月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所愿,却是在自己永远失去之后。
“你终日在此又有何用?”千阳的语气冷漠而残忍,就像当年的狐王。没错,这就是千阳,对自己的母亲也是半点怜爱都无。此时的兄弟二人间已不再像以前那般亲密无间,言辞间的寒意渗入骨髓。
“你……要去往何处?”
“往有故事之处,找自己的人生去……”

三、庄生之梦
望月在人间不断漂泊,无意间来到星纪渡。集市上,一群小女孩围着一只透明的狐狸,而那狐狸与母亲常变的戏法一模一样。其中一个名叫小团的小女孩抢着说:“是一个漂亮姐姐变给我的,漂亮姐姐是个仙女,她给了我爹爹一块石头,就治好了爹爹的病!”
望月跟随着小团来到她家中。小团家中家徒四壁,桌椅破落,几乎不能坐人,可小团的爸爸书生打扮,正蓬头垢面地坐在房间角落,开心地傻笑着,客人来了也不加理会,哪里像是病愈的样子。望月心中生疑,就让小团拿出那块石头给自己看。
石头晶莹透亮,发着郁郁紫光,正是一颗凝聚着狐族幻力的晶石,小团爸爸显然是陷入了幻境之中。望月安抚了小团几句,便施了个法术,进入了晶石中的幻境。
幻境之中的书生神采飞扬,他配金冠玉环,着锦衣高冠,挥金如土地吩咐奴仆为自己买这买那。望月一看便知这幻境被人改过,与书生本心已相去甚远。
他略一施法,书生身边的奴仆便消散了,几位小童一下涌至,围着书生唤他先生,可书生却焦虑无比。“我的官服呢?我的仆人呢?我可是大官!大官!”随着他的叫喊,幻境一变,书生成了衣锦还乡的官员,正得意之时,一队卫兵冲过来,他们用刀剑架住书生和小团,说其因贪恋权势犯下重罪,全家都要被关押受审。
幻境终于破灭,落魄书生回到现实,泪痕冲花了他的脸。
“幻境是人心的写照,也是欲望的谎言,你会受困于幻境,不过是因为逐渐失去了本心……”
书生连声称谢:“我一直执着官场权势,却从未想过家人是否真的需要这些,因而迷失本心,真是该死。多谢公子提点!”
望月救回了书生,却没有打听到关于“神仙姐姐”的消息,只好默然离开了书生家。书生家门外,却早已有个女子在等他。那女子带着似曾相识的微笑,缓缓福身:“听说公子在找我?淙玉愿从此追随在望月公子身边,侍奉左右。”

四、搏命之笑
星纪城中最大的风流韵事,就是选举花魁了。此番选举中最热门的话题便是热门师师姑娘和她的头号粉丝李盛之间的轶事。相传李盛是个没落贵族的后代,手头称不上宽裕,却在师师姑娘身上一掷千金,只为博她一笑。可师师姑娘如天仙下凡,清冷脱俗,仰慕者成千上万都未曾笑过,又怎会为他一人笑呢?酒客们每每兴起,就会嘲笑李盛的不自量力。
谁知这事却被李盛知道了,李盛气急败坏:“若能得师师姑娘一笑,让我赌上命都可以!”
刚巧也在当场的望月心中哑然,人世怪事多,一个姑娘的笑容竟也会成为人生追求,如此简单的愿望,不如就替李盛圆了吧。望月随手捏了个幻术,一向冷若冰山的师师姑娘竟真的从楼上转过头来,似有似无地对着他们这边笑了一笑。
李盛大喜过望,当即昏死过去,望月起身想走,却被师师姑娘截住了,请他一叙。一亲师师姑娘的芳泽不知是多少人的梦想,而望月却置若等闲,师师姑娘见他神态自若,反而对着他盈盈笑了起来。她缓缓地说:“我并非什么冰山美人,只是不愿强作笑脸罢了,没想到反而因此受人追捧。世人对于求不得总是偏爱,得到了也不过如此,世人的常态而已。”
望月听后想起曾经的自己,不正是太易得,所以才觉得生活不过如此,直到他失去母亲……方知失却之痛。
望月俊秀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真切的悲伤,“若是得而失之,再也求不得,该如何?”
“再也求不得……”师师缓缓品味着他的话,“是啊……世人都讲求不得苦,可是得而复失,再也不得,岂不是更苦?”
她说完便拿出一坛酒,“此酒名为醉生梦死,同为天涯失意人,不如公子陪我饮一杯酒。”
酒逢知己,月有盈时,望月与师师高楼凭栏,对饮共酌,竟也成了旁人的月色。

五、磐石之意
狐宫中静得可怕,只有一道道神光不断亮起,又复黯淡,如同转瞬即逝的烟火。望月不断地向青帝神器注入灵力,额间都是虚汗,然而青帝神器闪出几道光辉后复又依然黯淡。“他说恢复神器之力,便可救他……如今不成,只是少了些灵力罢了,我再输便是。决不信你说的宿命!”
拦住望月的,是带来一摞古籍的玄极。
“望月,歇歇吧,这样硬来不是办法。我找了狐王代代相传的典籍,或许能帮上忙。”望月不知疲倦一般读了许久,终于在一本古籍中发现一个熟悉的印记,那是狐王之印,印记中凝聚着狐王的幻力,却不知是哪一位狐王留下的标志。
他施法唤出了狐王残影,竟是少年时期跟随在青帝左右的初代狐王,整个狐族之中,没有人比他更熟悉与青帝神器相关的事。
从初代狐王口中得知要修补青帝神器,则需一定量的青帝之力贯入其中,再辅以神器原材料炼制七七四十九天方算完全修复完成。可是青帝已经隐世不出,甚至是否仍活着都是一个谜,又要从那里获得足够的青帝神力呢?玄极深感艰难,但望月表示,无论多艰难,他相信事在人为,自己一定能在十年之内修复神器。
望月将狐族杂事交给大长老后,独自一人离开了狐宫,循着青帝之力的神光,走向漫漫云垂大陆的边际。

六、望月之心
望月来到玉虚峰下的玉木村中,那是传闻中青帝隐世前所逗留之地。
只见玉木村民神色慌张,向村民打探才知,自从龙渊禁制开启,帝都方向有异光冲天而起之后,各地魔物泛滥,幸好玉木有玉虚守护,还算太平,但仍有些伤亡。
在伤患安置区,望月成功见到了玉虚掌门,望月向其道明来意,想上玉虚峰采集青帝残留在世上的神力。
掌门婉拒了望月的请求,表明青帝隐世前所在之处乃是门派禁地,更何况如今乱世,万事还是小心为妙。
望月正要答话,只见一大波魔物前来袭村,望月加入了保卫之战。
战后许多玉虚弟子和村民们手上,一篇凄惨之象,父亲失去儿子,弟弟失去兄长,望月见状心中不忍,用神器将其一一治愈。玉虚掌门见状表示既然青帝神器如此重要,为何望月还愿意将它拿出来救治无关的人。
望月表示每个生命都是珍贵无比的,若自己有能力救治却不出手,又与刽子手有何区别,更何况目前神器中的灵力是自己灌输进去的,用了也无妨。
此话让掌门陷入了沉默之中,最终掌门取出青帝遗留的玉笛赠予望月,表示其他神物不能赠送,唯有这笛是当年青帝在玉虚时门人供奉,经青帝之手改造而成的,虽不比青帝神器,却也充满灵力,而铸造玉笛的材料恰好与修复神器所需的材料一致,望月谢过掌门踏上新的旅程。

七、千阳之日
与千阳定下十年之约后,望月踏遍云垂访青帝的踪迹,寻找修复神器的力量,一眨眼十年过去。
望月在青麟木下安排侍从准备庆典,因为他准备在千阳出来后重新举办许愿仪式,熠熠发光的青帝神器被望月放置在仪式法阵的正中心。
小狐狸淙玉围在望月身边,望月对着淙玉诉说着心中所惑:“少时,我迷惘不知人生追求为何,自以为空虚孤独,惆怅难解。”
“直到母亲逝去,我与哥哥决裂,我方知少时自己不过强说愁。人生之中,有太多我不曾了解的东西。责任,无奈,无法言明的痛苦……”
“这一路历经种种,我方领悟,人生本就并非时时圆满这一切的不圆满,才成就如今守护狐族的我。”
望月施法,青帝神器的力量似乎让时光重现,当年的情景再次重现,狐后和狐王的幻影携手出现在他的面前。“哥哥,就等你一人了……”
望月话音刚落,只见封印前一个身影逐渐显现……

评论
热度(7)
  1. 今朝啼鸟你说毕生所愿 转载了此文字

© 今朝啼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