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啼鸟

无谓的迂回思考只会钝了剑。
若想取胜,就应该更简洁的看待宿命。

【祝白梗其二】不知道是什么沙雕梗

微博的梗整理。


——————————

我想写祝哥新染了布,因为中途出了问题,颜色就变得很奇怪。
因为布料不便宜,扔了可惜,祝若笙说你不如送给羲王裁衣裳。
这个颜色就像是染遍了人间的波光粼粼,你若是裁一件袍子就要装满南境的红叶,你若是裁一把扇子,就要掬一捧“黄金甲”作添头。
祝哥反问她:如果我直接整块布料送给他呢。
祝若笙就说:你看这块布摊开,像不像南境的湖光山色,顺带还可以让他帮你搞促销,岂不是美滋滋。

【祝白梗其一】见不得

微博的梗整理。大概就是祝哥有个很牛逼的丝绸,送堂哥了,中间就是具体讲怎么牛逼,海上明月楼里面的只有边角料做的领带,其他的被堂哥拿去做旗袍了。


————————————

祝羽弦有三块见不得的丝绸。
平日锁在海上明月楼顶端的三十二层暗格,不见日光,不见月华;用了名贵的香料细细地熏,不见虫豸,不见霉斑;有专人看守打理,不见脏污,不见微尘。
那是怎样光彩照人的布料呢?
面对这样的询问,祝若笙的羽扇掩住了口鼻,只留一双眼,弯成月牙的形状。
我有幸见过一次,那还是在,羲王大人举办的宴会上,三块“见不得”被作为礼物,送给了祝王的心上人。
第一块绸是宇宙。鸦色从架子上铺开,浓稠的夜蜿蜒到白玉梯的最后一阶,上面不...

官方月儿资料。

你说毕生所愿:

文字和图片都源于天谕官方网站。
做个归档੭ˊ꒳ˋ)੭

司空望月
【生辰】云垂历1020年10月10日
【年龄】380
【种族】九尾狐族
【外貌】半长的红发,妖娆的吊眼(?),上扬的嘴角,散发着狐族特有的优雅气质
【身份】九尾狐王之弟,王位继承人候选,却一直放任自己在外寻欢作乐
【爱好】美人与美酒
【亲属】哥哥司空千阳
【知己】玄极
【武器】细羽桃花扇、青麟沉香珠
【神器】翠烟玉之琴
【绝招】青麟·众生

【成长经历】
[ 云垂历1020年 ] 狐族小世子降生。
[ 云垂历1081年 ] 望月学会幻化成...

【人物传】司空千阳人物传传记

你说毕生所愿:

人物传传记归档
删了部分实在不通顺和不必要重复的地方…

一、王者
狐王的妻子狐后怀孕,即将诞下麟儿,狐族上下欢欣雀跃。但与此同时,数百年来对狐族来说最重要的青麟木之祭也即将展开。狐后希望狐王能陪在自己身边,但是狐王认为祭祀甚为重要,于是只留下花狐族长陪伴守护旗子,自己则赶往青麟木处准备祭礼,只丢下一个冷漠的背影。
独孤的狐后登上阁楼,街市上为麟儿祈祷的许愿灯、许愿纸笺在烛火下缓慢旋转,这点光亮和青麟木之祭的谣言比起来,还不及十分之一,可她觉得,这颇有人情味的一幕要比狐族的使命温暖多了。她告诉花狐族长,她已经有些厌倦狐族永生永世守护青麟木的宿命,加入能够有机会,她宁愿像人类...

【人物传】司空望月人物传传记

你说毕生所愿:

归档用。
“你说必生所愿,我当然要来听。”

一、童年
狐宫之中,司空望月百无聊赖地靠着朱栏,远远望着夜景发呆。朱栏边堆着数不清的玩具,可他连看都不看。狐后看他闷闷不乐,上前摸了摸他的头,“为何如此百无聊赖?难道有什么心事?”望月扁扁嘴,做出一副过尽千帆的样子,“唉,活得久啦,见什么都觉得不新鲜,腻啦。”说罢装模作样地瞟了一眼自己的玩具,又颇具暗示意味地望了母后一眼,摆明了是在卖萌做秀,讨新玩具。
狐后忍不住笑了,“好好好,母后这就叫狸老大来,带些过尽千帆之后仍能看得上的玩具给你,如何?”
“太棒了!”望月直接蹦了起来,“我能叫哥哥一起么?”
狐后面露难色,“这……若是让你父王...

官方尼桑的资料。

你说毕生所愿:

文字和图片都源自天谕官方网站。
归档用。

司空千阳
【生辰】云垂历936年8月16日
【年龄】464
【种族】九尾狐族
【外貌】一头飘逸的银发,身披华贵的裘衣,散发着王者的尊贵气息
【身份】九尾狐族现任狐王
【嗜好】保护狐族(……)
【亲属】弟弟司空望月
【武器】青木牙
【神器】翠烟玉之琴
【绝招】青月碎樱杀

【成长经历】
[ 云垂历936年 ] 狐王在进行青麟木之祭时,狐后诞下千阳,青麟木也传来青帝预言,他将是最强的九尾狐族一脉。
[ 云垂历972年 ] 千阳学会幻化成人形,成为了九尾一族史上最早学会此术之...

一个脑洞

我一直在想,靖玉可不可以写关于心脏的梗,靖玄是剑灵,鸡妹没有心,那么他们互相听不到心跳
“扑通——扑通——”
这是正常人心脏跳动的声音

黑玄的剑刃划破过无数的血肉,穿透过许多人的心脏,冰冷的剑身感受过温热的血液,甚至在穿透的那刻
“扑通——扑通——”
这是生命的味道啊

我其实想让鸡妹重塑一个心脏,蜃气和钢铁,冰冷的机械躺在胸腔,拥有,不会让他更像个活人,失去,也不会让他死亡

齿轮在蜃气之中转动,胸口“咔哒咔哒”作响,是不同于任何人独一无二的机械之心
对于靖玉来说,时间带来的变化是很微小的,就好像鸡妹身体虽然在新陈代谢,但是容貌永远停留在“二国师”时期,靖玄我私设死的时候20-22岁,比鸡妹大几岁这样,只是到了...

【七三】二十年

给摇摇 @风摇枫 的投喂,断断续续写了很久,还是因为太忙了没有写完,哭唧唧……有机会再补全吧。

有微陆张注意。

————————————————————


朔望斋特别专访——《七三·二十年》

文/忆菡&陆之尚

  张凯枫的童年记忆始于巴蜀无边无际的竹海,终结于嶙峋的悬崖峭壁。和天性好动的弈剑弟子不同,他短暂的童年之中从来没有类似“淘气”、“调皮”之类的形容词。

  “像一个专门被制造出来的完美容器,没有小孩儿样,”现在已经是弈剑入门弟子导师的骆劲贤皱着眉头,表情很微妙,“只有陆南亭和江惜月不怕他。”

  骆劲贤拿出一张画像,画的是一场蹴...

【黄酒x北京烤鸭 】酒肉穿肠——楔子

黄酒x北京烤鸭 一个拉郎,给雀雀的投喂,不太清楚有没有下文,私设有,部分内容有参考川北号子,祝食用愉快。 ​​​

————————————
楔子
  一叶小舟轻轻地漂浮在结了薄冰的江面上,无篙无浆,披了蓑衣的渔夫压低斗笠,似乎在冬眠。小舟顺着曲流而走,绕着险滩而过,不知溯游了多少江洲。

  行走到耀之洲水域之时,已经是深夜,有粗犷的歌声从远方传来,高亢嘹亮。

  “哟嗬嗬——”

  渔夫动了动耳朵,从他的怀里突然钻出一只水鸭子来,伸长了脖颈向前方张望。

  “拉激流走遍了悬岩陡坎——”

  “风里来浪里去牛马一般——”

  “船打烂葬鱼腹尸体难见——”

  渔夫抬起头,循声望去...

【祝白】视线

旧文存档
——————————
白永羲从侍者盘中取过一杯波尔多,抬起头,看到祝羽弦注视着自己衬衫的第三粒纽扣,心头蓦地一动。

上次匆忙来威尔顿,连衣服都没赶得及换就匆忙跑去白樱晚宴,就为了那件一掷千金的旗袍,之后又匆忙替白锦锦扫货匆忙回云端,简直像赶任务一样。这次自己和祝羽弦先后离开云京,在外逍遥一段时光,正能让别有用心之人放松警惕借机起事,到时候自己和祝羽弦便可将这波人一网打尽。

前往苹果联邦前,白永羲在钟离梓的军营好好和他谈了谈人生,心情畅快了许多。钟离梓心情畅快不畅快他就不知道了,但是把白锦锦的信亲手送到他手中时,钟离梓那喜极而泣的神态,倒让他觉得这么折腾他的这个未来妹夫,有些于心不忍。...

一年之前我确实万万没想到一个浑浑噩噩的废物开始有信仰的觉醒。

 “其中寄托的情感是大家无法想象的。”

一般人没有这个效果的……

2 / 2

© 今朝啼鸟 | Powered by LOFTER